编发

 

*荒花

*一块奇怪而饱含OOC的糖。纠结长篇不如先吃一碗平淡短小的狗粮。

*纯脑洞产物。梗源自好几天前我才发现傻荒是有辫子的……觉醒皮设定。

 

 

 

晨安。

 

察觉到身后传来的动静,他放下理着衣襟的双手,转身望向床榻上半梦半醒间睁着眼的爱人——似乎是被自己不小心弄出来的杂音扰了清梦,不知何时起便悄然转醒,此时正安静地伏在床头看着自己。于是他走过去微微俯下身,轻轻朝她脸上落下一吻,嘴上说着。

 

她回以一个迷迷糊糊的笑,整个人似乎还困在倦意中不甚清醒。

 

吵到你了?

 

是我自己醒了。大人今日是有要事在身吧……唔,是——何时出发?

 

见他皱起眉,她忙摇摇头,随即问道。

 

半个时辰后吧。他望了眼窗外,答道。彼时天光乍亮,还有薄薄的晨雾掺杂在空气之中,满是春天潮湿的朝气。其实倒是个生机勃勃的好时节,路上想必别有一番景致。只是这样湿漉漉的天气,让他不太愿意远行,尤其还是要去平安京以外的地方解决事务。但在好友面前一口答应下来的委托,确实是怎么也不好说不去就不去了。

 

他俯着身子,顺势在她的嘴角轻吻了一下,脑后扎起的长发也悄悄随着动作下俯而垂到了肩前,不觉间扫在了花鸟卷的手上。感到了几分痒意,花鸟卷低头看去,却见到他大刺刺地随意将长发简单扎起便算,忍不住噗嗤笑起来。她的嘴上说着戏弄的语句,双手却是已经撑在床榻上,使自己坐了起来。

 

大人这头发扎得这样随意,不知出门会不会被路人偷偷评判取笑一番。

 

还不是……不想叫醒你。

 

他轻轻嘟囔一句,脸上渗出薄红,却已经起身将台上的木梳拿了过来,随后坐回床沿,安静地等着花鸟卷替他重新梳发。没有过多的语句,习惯使然让他下意识地便等候起那双柔软的手再次触上自己发丝时的感觉。

 

揉了揉眼角,大概是拂去了些许倦意。花鸟卷很快便解开扎着头发的那条红绳,随即拿过那把檀木梳,开始一下一下仔细地替荒梳理起头发。墨色长发随之垂在脑后,并没有许多打结难梳的困扰,像一场瀑布流水,倒是比许多女子的发丝都来得乌黑柔亮。木梳上的檀香隐隐沾染到了发丝之上,嗅着舒服得很。花鸟卷的动作认真而熟练,目光垂在墨黑色的发上,看着手指穿过发间,灵巧地将发丝分成几股,随即交叉编结起来。

 

这么大人了,还要帮着梳头。真是个坏毛病。

 

话间颇似数落,她却咯咯笑起来,手上动作轻轻柔柔的,一向让荒觉得舒心。

 

荒的头发有些长,已经快要到腰了,长度和花鸟卷比起来也是不相上下。他也不是没考虑过干脆将头发直接剪短,但想了想,又觉得这个问题实在多余,于是作罢。不过片刻,花鸟卷便编到了发尾,将最后一部分编结完成后,又重新将红绳扎了上去。

 

好啦。

 

完成最后一个步骤后,又细细打量了一番自己的手艺,花鸟卷随后颇为满意地松开了手。荒于是便转过头来,一眼撞见了花鸟卷显出颇为自得的神色,忍不住有些失笑。

 

梳了这么多次了,还是很有成就感?

 

当然。

 

她眨眨眼,顺势钻进眼前人的怀抱,脸颊伏在他的肩上,很快却又轻轻叹了口气,言语间吐出温热的气息,洒在他的脖颈之上稍稍惹出了痒意,话间无意之中添上小女子家几分软糯的不舍。

 

大人,一路平安。要早些回来呢。

 

 

END

 

26 Jun 2017
 
评论(10)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