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字母二十六题

*荒花/狗灯/博狼

*首字母二十六题,现代paro。不考虑词性,胡乱选词。

*荒先生和荒太太/青行灯与大天狗初定关系后冷静理性的热恋期/白狼与隔壁家的竹马源博雅。

*缓缓卡了……过几天就回国玩耍了,让我浪一浪

*作者有毒系列。惯例OOC预警。

 

 

 

Airsick 晕机

 

荒有个不为人知的毛病。

 

因为晕机,他其实很讨厌坐飞机。但各种事务繁忙使然,机场实际上是荒去往频率最高的场所之一。

 

此时机上广播已经在用清亮的男声告知乘客即将起飞的消息。

 

除了身边三两挚友与花鸟卷,没人知道这位神色淡漠的先生在面对飞机起飞的那一刹时,会露出多么难看扭曲的神色。身为挚友之一,大天狗自然是知道荒这个糟糕的坏毛病的。修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快速敲打着,向那头的青行灯发出最后一条讯息告知自己即将起飞后,便按下了关机键,他随后从身前椅背袋中掏出呕吐袋,替荒展开后朝他递了过去。

 

点点头表示谢意,荒从大天狗手中接过纸袋,随即沉沉闭上眼皮,在心里长长叹了口气。

 

再忍十二个小时,就到家了。

 

他这样告诉自己。

 

 

Bassinet 摇篮

 

最终荒还是不能免去在家中添置一个摇篮的命运。

 

也可能不止一个。

 

 

Cold 感冒

 

花鸟卷感冒了,蜷在家里的毛毯中一动不动。她说话时带着厚重的鼻音,加之音量过小,让荒实在是听不真切。他只好将身子俯得再低一些,将耳朵紧紧贴在了花鸟卷的唇边。

 

炙热的气息吞吐在他冰凉的脸颊与耳廓边上,让他觉得有些痒。

 

她说,要早些回来。

 

 

Decade 十年

 

源博雅和白狼认识十年了。

 

青梅竹马这个词向来是带在他们身上的,但谁都没敢再逾越一步,哪怕是一个像样的表白。其实是一件旁观者谁都心知肚明的事情,两位当事人却迟迟不敢将自己的心意交予对方。

 

他们相互珍惜,又小心翼翼地害怕失去。

 

 

Engagement 婚约

 

源博雅和大天狗分别收到了荒的婚礼请帖。

 

 

Forearm 前臂

 

花鸟卷喜欢枕在荒的手臂上沉沉睡去,有一种不可言喻的安心感。

 

 

Grog 掺水烈酒

 

酒是个不得了的东西。

 

源博雅紧紧抱住身子瘫软的白狼,这样想着,面露难色。

 

 

Helplessness 无能为力

 

对于分娩过程中的妻子,除了焦急与心疼,他无能为力。

 

 

Indigestion 消化不良

 

自从大天狗吃下青行灯亲手烹饪的那盘料理后,他已经跑了一晚上的厕所。

 

 

Jogging 慢跑

 

大天狗被青行灯拖着加入了晨起绕湖慢跑一圈的队列之中。

 

 

Kindergarten 幼稚园

 

每天下班离开公司后,荒都会习惯性地在第一个岔路口向右拐,以避去主城区晚高峰的喧闹拥挤,抄近路前往市东区的那家幼稚园接自家的孩子一起回家。

 

 

Letter 信

 

经历了一段源博雅异地相隔的日子,白狼拖着满满来信的行李箱回到了属于她和源博雅的城市。

 

 

Madam 夫人

 

“荒夫人,荒先生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Narrator 叙述者

 

青行灯是个出色的小说家,但她很难将自己与大天狗之间的相爱过程描写清楚。要知道,她也会害羞的。

 

 

Otters 水獭

 

隔壁的荒川叔叔说,他已经习惯了爸爸妈妈旁若无人地卿卿我我了。

 

坚强的单身水獭绝不会轻易倒在秀恩爱现场。

 

 

Papa 爸爸

 

其实,当你的孩子第一次朝你喊出“爸爸”这个称谓的时候,你还是觉得很幸福的。

 

荒看着自己正牙牙学语的孩子,眼眸之中不觉间柔和了许多。

 

 

Quilt 被子

 

花鸟卷是个睡觉很安分的人,喜欢蜷在荒的怀里浅浅地呼吸着,就这样一觉无梦到天亮。于是她和荒之间基本不存在互相抢被的行为。

 

但青行灯不同,她也不知道怎么地,便特别喜欢卷走大天狗身上的被子。大天狗睡得浅,身边的人稍稍有些动静,被子一被卷了去,他便悄然转醒。身上被子将青行灯卷得像个麻花,但她却是睡得沉沉未醒。无奈,他只好朝青行灯的位置又凑近了些,最后伸出双臂在背后环住她的身子,再闭眼慢慢重新沉入梦乡。

 

至于白狼——或者说是源博雅,他总喜欢抱着白狼毛茸茸的尾巴睡觉。但是很可惜,上初中以后源博雅就没敢这么干过了。

 

 

Roach 蟑螂

 

大天狗不动声色地站上沙发。

 

他的视线紧紧跟随着地上飞速移动的生物,待到它好不容易在一处停下后,便飞速朝一旁待命已久的青行灯道:“阿灯,在桌脚边上。”

 

随后一个拖鞋准确地砸到桌脚边上,换来一命呜呼。

 

 

Snow 雪

 

他替她拂去了发梢的落雪。

 

 

Telepathy 心灵感应

 

荒觉得今天不适合工作。他感到心慌有一段时间了。

 

直到他收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

 

最后紧赶慢赶,幸好是赶上了孩子出世的那一瞬间。

 

 

Umbrella 伞

 

青行灯交叉双臂站在屋檐下,带着几分不耐烦的神色望向夜幕下的大雨滂沱。

 

看了眼手表,自己已经在这儿等了将近一个小时了。

 

又过去了不知几十分钟,大天狗才撑着一把宽大的直柄伞姗姗来迟。他一路奔来,雨水溅上了他的裤子,整个人显得有些狼狈。

 

“来了?”她抬起头看向来人,还没等他回应一句,便急不可耐地钻进了伞底下,声音掺在雨水滴落伞面的啪嗒声中,“走吧。”大天狗这才低低地点点头,将伞朝青行灯那边倾了倾,随后携着青行灯重新踏入雨中。

 

“……我以为你不来接我了。”

 

走出去五六米后,青行灯才悄悄搂住了大天狗的右臂,轻声嘟囔道。

 

 

Valentine 情人

 

情人节对于荒和花鸟卷来说是日常腻歪的一天,对于青行灯和大天狗来说,正巧是他们的相爱周年纪念日。

 

而源博雅决定将告白提上日程。

 

 

Wife 妻子

 

荒觉得花鸟卷已经是个好得不能再好的妻子了。

大天狗觉得青行灯会是一个很不错的妻子。

源博雅还在苦恼如何追求白狼。毕竟将后者变为女朋友,是一切臆想的前提。

 

Xerophyte 旱生植物

 

“狗子,你看见我那盆仙人掌了吗?”

“嗯?”

“就窗台那盆。”

“……嗯……”

 

大天狗发誓绝对不能让源博雅和荒知道,自己浇死了青行灯的仙人掌。

 

 

Yogurt 酸奶

 

对于有些人来说,他们在喝酸奶的时候,总是容易将酸奶沾到嘴角却不自知。

 

这个时候,荒选择凑前去舔掉花鸟卷嘴角沾上的酸奶。

大天狗选择抽出一张面纸细细地替青行灯将其轻柔拭去。

而源博雅挠了挠头,伸出去一半的手又默默缩了回来:“那个,白狼,嘴角沾到酸奶了噢。”

 

 

Zurich 苏黎世

 

荒和花鸟卷的婚礼是在苏黎世一个小小的教堂里举行的。

 

他们在漫天纷飞的花瓣中走入教堂,面对白发苍苍的神父,虔诚而庄重地为对方戴上对戒。

 

此后便是一生。

 

 

 

01 Jul 2017
 
评论(26)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