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e Love

  

*叶蓝

*给叶蓝的第一篇正式作品,有些长所以分开了。大概三发完,时间线也许会有些跳跃。

*Same Love同名歌及其MV有感。Health课讨论观看之后蹦出的脑洞。

*惯例OOC预警吧。

 

 

 

许博远高三的时候就坚定了自己不是gay。

 

自己从小到大都是个成绩优秀的好学生,相貌长得也不错,在同学里颇有人缘。那时候常有人往自己的抽屉里塞小情书,有的是同班同学,有的是害羞懵懂的学妹——甚至还有学弟。

 

他还记得那天午后闷热的球场,有个学弟战战兢兢地跑来向他告白,在篮球场众目睽睽下红透了脸,支吾了好久才说出了那样羞人的字句。许博远呆在原地,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最终笑笑拒绝了他。

 

他知道自己不喜欢男人。

 

就像是数学里常常出现的平行线,向来是笔直相对各走各路,无论何时都不会交集,无论何地都不会碰撞出那个小小的相交点。许博远也是这样想的。他觉得自己从来不会在爱这件事上与另一个男人牵扯在一起。

 

直到好几年后,许博远坐在自家小公寓的地毯上,灯光昏暗,唯有手机屏幕发出微微的冷光,将他的脸映在黑暗里,只看见二十好几的大男人颤着双手在手机屏上拨着号码,脸上难得出现了窘迫之情。

 

“大春,我可能喜欢男人了。怎么办?”电话刚一接通,还没等对面的人出声,他便带着几分颤抖的哭腔,连自己也不可置信地朝电话那头的梁易春喊道。

 

“……小许?”彼时已是深夜,刚刚处理完公会事务的梁易春正洗漱完毕打算睡觉,却被许博远突然打来的电话激得一点睡意也没有了。

 

“小许……你在怕吗?”见许博远迟迟没有出声,梁易春心里已经猜到了几分。身为一个颇有异性缘却从没谈过恋爱的纯情好少年,他一时间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自然是会觉得奇怪和害怕,甚至是难以接受了。他踌躇了一会儿,朝电话另一头说道:“小许,没关系。你从小就喜欢女孩子。”

 

“可是——”

 

“小许,既然你那么怕,那就不要再管了。一切都会好的。”

 

许博远只觉得自己听不清电话那头梁易春对自己的安慰劝说,满心都是无措的慌忙。他只觉得脑子轰的一声炸开了花,各种乱七八糟的思绪搅缠在一起,让他理不清道不明。

 

那条平行线,突然七扭八扭地拐了个弯,砰地一声撞上了另一条平行线。

 

 

 

这通电话的早些时候,许博远还在市中心的那家KTV里接受着耳膜四周的狂轰滥炸。

 

进入七月,G市已经是闷热难耐的时节,稍稍在外走动一会儿,便会热得汗流浃背。彼时高楼大厦中的空调包厢内,冷气开得十足,屋内人群大致分成了两拨,一群又唱又跳,一群则窝在桌边喝着冷饮,大肆谈笑。

 

许博远属于后面那一批,但又是其中更安静的那一群人。

 

当许博远处在一个不太熟的团体中时——哪怕是曾经熟悉但而今变得生分的团体,他一向是不闹的性子。该疯时疯,该静时静,大多数时候散发出与众人格格不入的气场,顶着自己被说成高冷的帽子,许博远安安静静地窝在沙发角落咬着嘴里的吸管,杯中果汁见底时,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也是这个时候,他裤袋里的手机适时地抖动起来。他于是将果汁杯放在一旁,拿出手机,快速地输上密码解锁桌面后,许博远点入聊天界面,找到了抖动的来源。

 

是叶修那个歪歪扭扭的笑字头像。

 

“今天怎么一整天都不在?”一点开就是叶修有些莫名其妙的怨念语气,许博远有些哭笑不得。这尊大神前些日子来了G市,一住就是一个月,还老嚷着要让他带自己去到处逛逛。这是许博远怎么也想不到的。他本来以为他只是随着战队来G市打比赛,最后肯定也是跟着队伍一起回去的,许博远倒是没想到他自己一个人在G市留了这么久。

 

他和叶修在荣耀里认识也是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期间他也来过G市好几次,只不过都是匆匆打完比赛就跑,忙得很,没有一次像这次一样待得这样久。

 

“高中同学聚会。”许博远回道。

 

“你不在我可真无聊啊。明天你可得带我去哪里好好转转玩玩,要不我一个人在酒店会闷死的。”叶修那边很快就传来了回复,同时附带了一张瘫地濒死的小人表情包。

 

消息刚传来,许博远就乐了。右手拇指快速在屏幕上移动点击着:“一个整天打游戏的宅男还怕被闷死?”打完最后一个标点符号,他思考了一下,手指在半空停顿了一会儿,又把这行话删了,重新打上:“行吧。我明天请个假。”

 

叶修发来个OK的手势,随即表示正在抢BOSS,头像很快便暗了下去。

 

许博远在心里默默替车前子和夜度寒潭哀悼了几秒,又重新将手机放到一旁。此时身边不知何时不动声色地凑来一个人影,是他的老同学——正想偷偷瞄一眼许博远的手机屏幕,便撞着他熄了屏幕,重新装了回去,随后抬起眼来正巧碰着他在一旁鬼祟地探头探脑,许博远不由得露出一个疑惑的神色。

 

“哟,博远,跟谁聊那么起劲呢?笑容满面的。唱歌你也不去,喝酒你也不来,是不是女朋友在家管得严啊?”那老友是许博远高中时期的数学课代表,人长得一般,倒是鬼灵得很,瘦长的脸颊上架着一副眼镜,折射出鬼灵精明的光。此时他正好扶了扶眼镜,笑得一脸八卦。

 

“大江,你老干这些不靠谱的猜测。”许博远干笑一声,“是一个朋友而已。”

 

“哎,不是我说啊,我们班里的女同学们到现在都还很关心你的归属问题呢。毕业好几年了,你就真的没有找过女朋友?”大江再次若有所思地抬了抬眼镜,开口极其犀利。

 

“真的没有。”许博远诚恳地说道。

 

“不是吧?你在我们班上也是数一数二才貌兼具的男同学,肯定有人偷偷暗恋你。博远,女孩子是不主动的,所以作为一个男人,你要快人一步出击才行啊!”大江是个八卦的主,明明天生理科学霸,常年占据数学科各类考试的前三甲,但人却极其热衷各类花边,从高中起就乐于传播各种小道绯闻,并互相撮合同学,可以说是一个非常不典型的学霸人物了。在聚会上还被大江盯上,许博远觉得自己大概是倒了半年的霉运。

 

他忍不住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寻思着该怎么回答大江。身为一个常年泡在荣耀的单身汉,哪来的妹子给自己主动出击啊?

 

幸而很快不远处的同学们替他解了围。只听着一个高高尖尖的女声喊着许博远和大江的名字,又晃了晃手中的酒瓶,虽然只隔着不远的距离,但过于嘈杂热闹的包厢只得让她大声喊道:“博远,大江,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吗?”

 

“我来我来,我马上来。”许博远连忙举起手,避开了大江的视线。

 

十几个人一块干活动作就是麻利,只一会儿工夫,杂乱无章的桌面上便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各种杯子瓶子,果核纸碟一类的,都被尽数收了去,只留下刚刚那喊叫的女孩子手中的那个黑色酒瓶。只见她指挥着众人围坐于桌边,随即将酒瓶放倒,说道:“规则是这样的,我转动酒瓶,等它转停了,瓶口对准谁,谁就得选真心话或者大冒险。有谁不同意的吗?”

 

没有异议。

 

游戏很快开始,许博远坐在最角落的位置,靠在沙发边上看着她转动酒瓶,很快,在一片期待哄闹的吵嚷声中,大江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许博远忍不住跟着众人笑起来。

 

虽然荣耀里常常碰到不如意的事情,但他在这些奇怪的方面上还是蛮有运气的,转动十余次,倒是一次都没有指向自己。

 

不知是第多少次,躺倒在桌上的酒瓶重新开始转动。最终,慢悠悠停下的瓶口指向了窝在角落里昏昏欲睡的许博远。

 

“博远,到你了!终于到你了!”众人忍不住起哄起来。

 

“哎?……好吧。我选真心话。只能问一个问题噢。”从瞌睡中慢慢晃过神来的许博远揉了揉眼睛,漫不经心地说道。

 

“让我问让我问!嗯……我来想想问个什么问题啊。”是那个提出要真心话大冒险的女孩子。许博远还记得她,一个做事风风火火的学委,向来是老师的贴心小棉袄,但背地里偷偷干过的坏事也不少。只见她沉思了好一会儿,才在许博远沉着的目光中开了口。

 

“许博远,你喜欢的女孩子,她叫什么?”

 

许博远笑笑,下意识地想要开口,却兀地停住:“我喜欢的——”

 

“我……没有喜欢的人。”他打着迷糊,哈哈地朝自己的好同学怨道:“你就知道套我!”

 

“什么嘛,看来是有噢。”她笑得花枝乱颤,眼里闪着和大江的镜片反射一样精明的光,众人也纷纷意识到了什么一般,都露出了然于心而意有所指的微笑,不约而同地朝许博远调侃出声,意味深长地拉长了尾音。

 

“当然没有了,你们别乱想。”许博远扯着嘴角,努力辩解道。

 

此时大家却是炸开了锅,热烈讨论起许博远高中时期的绯闻轶事,有的猜测是与曾经的绯闻对象再续前缘,有的估摸着是大学时的同门学妹,还有些知道许博远玩荣耀的,甚至猜起了他和某个女玩家的网恋故事。

 

许博远的脸色很精彩,非常精彩。毫无防备地被人下了套,还毫无防备地踩了进去——幸而是在陷阱夹脚的前一秒,许博远飞速意识到了脚下的危险,又急急忙忙地将其伸了回来。他一时之间在此起彼伏各种各样的猜测声中显得十分尴尬,于是轻咳一声,“那个,我先去个厕所。”他说着便要起身:“你们接着玩。”语音落罢,他便急匆匆跨过人与人间的几分空隙,没有理会众人一片挽留,逃也似地朝卫生间飞奔而去。

 

要说许博远为什么这样着急,他自己也不知道,就算是心里有着隐约的答案,他也不愿去承认去面对。一路匆匆行至卫生间,嘭地一声关上了大门,许博远才在洗手盆前站稳了脚跟,他打开水龙头,任由流水哗哗,自己捧上一把凉水,吸气俯身猛地朝自己脸上泼去,随后重新抬起头,有些迷茫地看着镜中的自己。

 

水珠在许博远的脸上慢慢滚落,有些掉落在他的睫毛上,让他不由得轻轻眨了眨双眼。

 

——他确实没有喜欢的女孩子。

 

许博远满门心思想的都是刚刚窘迫的场景。

 

他说的都是真心话。

 

——那个即将脱口而出的名字,是个男的。

 

叶修。

 

许博远不自知地喃喃出声。很快他便意识到自己居然连名字都叫出来了,又不可置信地朝脸上泼了一把又一把的凉水。

 

自己潜意识里居然喜欢一个男人?还是那个臭不要脸的游戏大神?

 

绝对,不可能。

 

许博远的内心在疯狂咆哮。他一个如假包换的直男,此时居然在纠结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了一个男人的问题——说出来都不怕大春笑掉牙。但不得不否认的是,这个名字,这个想法,都不受自己控制般越来越强烈。

 

在自己陷入纠结的时候,身后的隔间门却是突然传出了声响,许博远瞬间停住了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默默拧上还在哗哗流水的水龙头。又过了一会儿,那隔间里又一次传出了声响,这次还要更大声一些,以至于厕所门都忍不住抖了一下。

 

许博远警惕地盯着那间古怪的厕所隔间,寻思着是不是要找服务员来探个究竟。

 

下一秒厕所门突然被撞开。只见到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正吻得忘我,酒气四起,脚步跌跌撞撞地从隔间里走出隔间外,最后终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一般,慢慢停了下来,随后二人将目光从对方眼中抽离,转而投射到了一旁呆愣着的许博远身上。

 

场面一度很尴尬。

 

许博远的直男人生观刚刚遭遇了崩塌分裂,他就撞见了两个男人在厕所偷欢。如此意有所指而包含着隐晦的意味深长——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巧的事吗?

 

当然是有的。

 

——打、扰、了。

 

许博远兀地涨红了脸,从牙缝中十分艰难地挤出这样三个字,随即飞奔而逃。

 

他当然没有逃回那个令人尴尬的聚会现场,只是给大江发了个短信,随口编了个理由便逃出了KTV,从冷气中跑到了G市闷热的夜幕里。想也不用想,若是真回去了,肯定是被一群人抓起来吊着追问那个话到嘴边又吞回肚里的名字是谁。想到这里,许博远只觉得自己在七月的闷热天里感到一阵寒颤。随意抬手招了辆出租车,许博远报上自家小区的名字,随即掩去自己的心慌意乱,在车后座故作镇定。

 

他需要回去打个电话发泄一下。

 

手机铃声再次适时响起,许博远摸出手机,却是见着一串陌生号码。不由得皱了皱眉,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在来电主人锲而不舍的响铃中迟疑地按下接听键。很快,电话那头便传来熟悉的声音。

 

“小蓝,是我啊。我用着酒店的电话呢。”

 

“……”许博远不知道怎么回答叶修。

 

“小蓝啊,你明天来接我呗?我还在上次那个酒店,同一间房呢。我没手机出门联系不到你。”

 

“……”许博远的心思不在明天。

 

“小蓝啊,哥很期待明天。不过你要不要先回来跟我抢一局BOSS?你们蓝溪阁的人没了总指挥,跟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撞,急需你回来救场。”

 

“……”许博远的心思也不在抢BOSS。

 

“小蓝,你怎么不说话?”

 

“叶神你好烦。”许博远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羞恼,说完便气哼哼地挂了电话。

 

他完全不知道在刚刚的真心话大冒险上,自己为什么会想脱口而出叶修的名字。是因为他老跟自己抢BOSS,所以条件反射地想起了他的名字?还是因为他是如假包换的叶秋大神,是自己是所有荣耀玩家仰慕已久的荣耀巅峰?

 

不对,此时此刻自己更应该纠结的是,明天该如何面对叶修。

 

于是,在家经过了与梁易春的一次电话哭诉后,次日凌晨一点,许博远朝叶修发了个消息,谎称生病在家。

 

 

 

多么拙劣的借口。

 

——次日上午,当许博远还穿着背心大裤衩,打着哈欠打开家中大门时,他的大脑当机了几秒,随即是这么想的。

 

“……叶神?”

 

只看见屋外的人正戴着压得低低的鸭舌帽,右手中提着一个装着白色塑料饭盒的塑料袋,还没等许博远反应过来下一秒该说些什么,他已经迅速从许博远身边的空隙中钻了进来。

 

“叶神,我……你……”我还没让你进来呢。许博远在内心默默吐槽一句,又默默将这句话吞回了肚子里。叶修却像是看出了自己的想法,大刺刺地边摘下鸭舌帽,边将手中的塑料袋放在许博远家的餐桌上,说道:“小蓝啊,难道你还不愿意让我进吗?”

 

“……没有的事。”许博远关上屋门,压住隐隐跳出来的青筋,只寻思着接下来该怎样面对叶修才好。他好不容易冷静了一晚上,此时此刻叶修就这样突然找上门来,倒是让他慌乱得很,一时之间打乱了自己内心的所有想法计划。

 

许博远呆站在门口的片刻,叶修已经忙得跟个主人似的,快手快脚地将吃食从塑料袋里拿出来,又从许博远家的厨房里找出一双筷子,十分贤妻良母地将一切准备妥当,随后坐在对面的位子上,招呼着许博远:“小蓝,来吃啊。我听说你病了,特地给你跑了趟早餐店,买的瘦肉粥,还有几个烧卖——我听说G市这东西挺出名的就买了。”

 

“……那个,叶神,你大可不必这样的。”惊讶的许博远努力控制住了自己的面部表情,随后关上大门,慢悠悠地挪到了叶修对面,踌躇许久后,才坐了下来。

 

“可不是我说的要你带我出去玩的嘛,这下好了,没人带,我就只好自己找上门来了。”

 

“……我家的地址?”

 

“哥什么不能搞到?”他哼哼一声,自顾自地把手伸到许博远碗里,拈了块烧卖便扔进嘴里。

 

许博远决定安静地喝粥。

 

可一旦真的安静下来,气氛又有些静得诡异。许博远偷偷抬起头瞄向叶修,此时他正好解决完嘴里的那块烧卖,漫不经心地将那只干净的手屈起,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在餐桌面上,却是极有节奏感的。他的双手白皙,十指修长而好看,许博远能想到他用这双手飞速敲打在键盘上的模样,带着镇定自若而自信满满的神色,像是一位最优秀的钢琴家,在维也纳金色大厅中演奏着属于自己的作品,而他好看的双手在黑白色琴键上轻巧飞舞。

 

不知道那双手摸起来会是什么感觉。

 

“……”

 

……他在想什么呢?!

 

被自己脑子里跳出的想法吓了一跳,许博远愣了一会儿,无意识地将口中的粥吞入腹中,随即剧烈地咳嗽起来。

 

“小蓝,没事吧?”注意到许博远的异常,叶修停下手上的动作,诧异地问道。

 

许博远咳得都快将腰弯到桌底下去了,他抬起一只手朝叶修晃了晃,示意自己没什么大碍,好一会儿了,才缓过神来,慢吞吞地直起身,纠结踌躇了好一会儿,才下定了老大决心朝叶修说道:“那个……叶神,其实我没生病。”

 

“我知道,你不就是在找借口躲我嘛。”

 

还没等许博远反应过来,叶修说罢,自己先自顾自地叹了口气:“可能我表现得太明显了。但是小蓝啊,我忍不住。”这句话许博远当时还没琢磨透叶神究竟是什么意思,只当是自己的意思被误解了,让叶修觉得自己是因为嫌带他出去到处逛逛G市麻烦,所以才找了借口推脱爽约。

 

“叶神……对不起。”他抓了抓头发,决定还是道个歉。

 

“没事,小蓝。咱们待会去线上做几个任务吧。这大热天的,还是待空调房里舒服点。”

 

于是,叶修在屋里晃悠着晃悠着,便晃到了许博远的房间里。

 

但许博远家只有一台电脑,他自然是将其让给了叶修,后者倒也不客气,大大咧咧地就将自己随身的账号卡插了进去,电脑屏幕上很快就出现了那个花花绿绿的小人君莫笑。一上线,叶修的消息框便嘀嘀弹个不停,他非常耐心地一个一个点开,又一个一个删掉。

 

“怎么了?”许博远拖了张椅子放在叶修旁边,随即盘腿坐上去,好奇地问道。

 

“没事,是老板娘他们。”叶修说罢,松开了手中的鼠标,转而伸进口袋里摸出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娴熟地打开烟盒,右手修长的两指夹着一根烟便要抽出来,却被身边的许博远一把按住,他的目光灼灼,直直看向叶修几分没睡醒模样的眸子,语气却是不由分说的强硬:“大神,你在我家,这烟就抽不得。”

 

“噢?你不喜欢烟味啊。”说着,叶修将已经从烟盒中抽出半身的那根烟又塞了回去,随即干净利落地合上烟盒,重新塞回了兜里。

 

许博远诚实地摇了摇头。

 

“那行吧。”他戴上耳机,重新将手放在鼠标上,在地图上七扭八拐地绕了一会儿后,迅速投入一场战斗。

 

没有荣耀打,但有现成的大神操作可以看,许博远在一旁倒是看得比操作中的叶修还聚精会神,时不时发出几句巨响的赞叹。

 

大神牛逼!大神厉害!不愧是我叶神!

 

——最后,就连叶修都忍不住侧过头来,笑着朝许博远说,耳机那边的唐柔妹子都听见了自己的喊叫声了。

 

许博远歉意地吐吐舌,接下来依旧是一副急吼吼的粉丝模样,只是刻意将音量降低了几分。

 

这一人打一人看,时间倒是过得很快,窗外已是日落西沉,天边抹着夕阳漂亮的余晖,等叶修潇洒地按下最后一串操作,他才终于再次摘下耳机,朝椅背上瘫去。

 

“叶神,刚刚那波操作,漂亮啊!”许博远依旧是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似乎还对刚刚的那场战斗意犹未尽,叶修倒是一副有些困倦的样子,瘫软着身子,将头侧过来看向依旧精力充沛的许博远,最终开了口。

 

“那个,小蓝啊,明天我把笔记本电脑从酒店里带来,咱们一起打吧。我也不去酒店住了,你收留收留我呗。”

 

处于极大亢奋中的许博远大脑还未经过完全思考,只兴奋地点了点头,一时之间竟是没料到叶修的后半句话,自然也是没有意识到,接下来叶修住入他家后,两人将会有一段昏天黑地的荣耀三日游了。

 

 

 

叶修终归是得回去的。听他说,老板娘的催命电话都打到酒店前台好几次了,就等着他回去。于是一个星期后,叶修终于又一次站在了冷气十足的G市机场候机楼内,大墨镜大鸭舌帽,只留下高挺的鼻梁和男人好看的薄唇。只高上许博远几公分的男人此时正站在他面前,稍稍低着头看向他。墨镜遮住了叶修的双眼,遮住了他的表情,让许博远有些看不真切。

 

“那,叶神,一路顺风。”许博远率先开口道。

 

“……嗯。”他点点头,转身便要朝安检口走去。许博远静静地站在原地,好不容易目送叶修混入人流涌进了安检口,他却突然小声叹了口气,随即像是失了神一般,低头显出几分没由来的落寞。

 

“许博远。”

 

未料,没过多久,周围嘈杂的人声中却再次传来他所熟悉的声音。突然叫起他的大名,让许博远不由得一愣,连忙抬起头,却看见本以为早就走入安检口的叶修突然重新站在了自己身前,那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色,也适时地撞入了许博远眼里。

 

“啊?叶神你——”

 

“我看你是真傻,平日里带公会跟哥抢BOSS又不见得你这样迟钝。不过话说回来,倒也不是什么复杂的事儿。是这样的,许博远同志,你得认清楚,聪明点,眼睛放光亮点——哥要对你没意思,费老大劲躲着黄少天那黏皮糖一样的家伙,死皮赖脸待G市那么久干嘛?”

 

说完,叶不羞大刺刺地一把揽过他的肩,轻轻弯了弯腰,将耳朵靠近许博远的耳朵,呼出热气引起他耳廓迅速升温的潮红。他的声音在人来人往的候机楼里显得是那样清晰,直直朝许博远的耳朵里钻去。

 

“小蓝,你要不来兴欣,我来你们蓝溪阁也行啊。你要是不介意,我可以在G市待得更久一些的。”

 

他的声音苏到了许博远的骨子里,让许博远有些晃了神。

 

那惑人心神的声音又像是一剂药效极佳的迷魂药,让他好半天才从呆愣的状态中恢复过来,最终鬼使神差地朝叶修说:“那你留下来吧,我不介意。”

 

叶修伏在他的耳边,因此他看不清他的表情和反应。那一刻,许博远只觉得自己是被叶修勾了魂,变得无法自己,可又是那一刻,他似乎听到了叶修突然加速的心跳声,穿越匆匆拥挤的人潮,穿过一切嘈杂人声,随着他那一刻稍稍呆滞的动作,随着身边突然暧昧黏腻的空气,钻入了许博远心里。

 

高三的许博远曾坚信自己是个如假包换的直男,如今想来,是因为他还没有碰见叶修。

 

 

TBC

 

 

10 Jul 2017
 
评论(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