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e Love

    

*叶蓝

*全文进度 2/3

*其实好像也可以当独立故事看……

*前文

 

 

 

许博远和叶修陷入热恋期有一段时间了。

 

自他们正式确定关系以来,已经过了三月有余——可以说,自正式摊牌以后,与其说陷入热恋有一段时间,倒不如说这两人天天都是热恋期。他们从荣耀跨入现世,从两张虚拟的账号卡拥向对方真实而带着温度的躯体,又从炎热的夏走入微凉的秋,从G市喜怒不定的大雨倾盆走向H市傍晚的凉风习习,国内已是纷纷进入了晚秋的十月末,就连街边商铺中都逐渐有了厚重羽绒服的身影。

 

彼时许博远站在市中心大酒楼的门口,身着一身剪裁合身的黑色西服,内搭一件白色衬衣,薄薄的穿着让他不由得在一阵突如其来的凉风中抖了抖,他忍不住抱紧了自己的双臂。

 

下一秒,许博远跟前传来皮鞋由远而近踏地而来的声音,下意识地抬起头,熟悉的面孔撞入许博远眸中。

 

“来啦。酒会差不多开始了,走吧。”

 

是叶修。他身上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打扮,甚至是同款剪裁的黑色西服,得体而恰到其处地衬出男人修长的身形。他笑眯眯地朝许博远伸出手:“等候多时了,小蓝同志。”

 

一把拍掉叶修的手,许博远脸上飞速闪过一抹潮红:“大庭广众的。”

 

“我们家小蓝怎么这么害羞呢。”叶修啧啧道,却也不勉强。他深知许博远对二人公开场合下的互动有些芥蒂,于是毫不在意地将手伸了回去,重新插回裤兜。

 

二人一前一后地走入大厅,走到电梯前,叶修按下电梯按钮,突然叹了口气,问:“小蓝啊,我们多久没见了?”

 

“一个月啊。”没有多想,许博远回答道。

 

“今晚来我家吗?”此时正是用餐时段,多数人正在楼中享用正餐,电梯并不忙碌,很快便下降到了一层,朝叶修和许博远敞开电梯门。跨入宽敞的电梯间,叶修蹭近许博远,带着几分挑逗意味地朝许博远问道。他和许博远分明只互相以情侣身份相称不过三月有余,却像是从许久前的荣耀初识起,便认定了对方,干柴烈火无需再加以煽动,早已是难耐的炙热。

 

察觉到叶修和自己衣服面料的摩擦,许博远下意识地躲远了些:“警告你啊,今天酒会不能对我动手动脚的。今天是国家队庆功性质的酒会,并非私人,我听说记者也来了许多。这国家队的事,我来本身就不太合适,你还是别被那些记者抓住什么花边新闻来写了。”

 

“我跟你的事儿那能叫花边新闻吗?这都板上钉钉的了,不过是还没公开而已。再说了,我也不是这酒会的主角啊,他们哪能时时刻刻逮着我不放呢。”叶修怨念道。趁着电梯还在飞速上升的工夫,他再次凑近许博远,随即飞速低头朝后者脸上印下一个吻:“小蓝啊,哥憋了一个月了。”

 

“我这是为你好。”许博远没能躲开这个吻,只得正经严肃地朝叶修苦口婆心道。

 

这副模样却是惹得叶修噗嗤一声笑出来,“小蓝啊,你瞧瞧你这副管家婆小保姆的样子。”

 

许博远生气了。于是许博远决定不再理会笑得乱颤的叶不羞,在电梯铃适时响起后,面色铁青地先叶修一步,挺直腰背踏出电梯间,径直走入酒会会场。

 

“哎,小蓝,你别气啊,哥不是故意的。小蓝——”

 

许博远没有理会,一进会场便与叶修拉开了距离——倒不是说有多么刻意,只是后他一步走进来的叶修,自然是在场大小媒体的焦点目光,刚一出现在他们视线中,便拿着大大小小的机器器材,一哄而上将叶修团团围住。许博远目睹着这一情景,已经是有些见怪不怪了,他轻轻叹了口气,抬起手勉强回应了一下叶修在人群中左看右看寻着自己身影的样子,随后在路过的侍应生那儿要了一杯酒,悄悄走到了角落里。

 

他本就不是职业选手,不过是网游公会里的一个小会长,在场自然是没有多少人认得他的。此时在国家队一群荣耀精英里,更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谈笑欢声间,许博远靠在墙角,叹了口气,抬起酒杯抿了一口。

 

他和叶修之间的差距,不是分毫之差。

 

他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许博远骨子里其实是个很传统的人。

 

这一点在当初他回应叶修的表白时就能看出。即使他当时的内心早已明确了自己对叶修的感觉,却依旧是支支吾吾地吞吐不定。他在G市的机场终究是没有和叶修袒露心事,在意识到自己鬼使神差地答应了叶修后,又在满脸涨红中急急忙忙否定了自己的说辞——最终叶修也并没有如愿留在G市,他还有整个兴欣要操劳,更何况还有老板娘那个催命神仙。于是,他硬是和叶修隔着一千多公里的距离,隔着半个多月的矜持与苦苦思索,在七月中旬的后几天,才慢吞吞地斟酌着给叶修打了个电话,朝他开口袒露了自己的心意。

 

鬼知道这半个月他经历了多少人生观的不断崩塌与不断重建。

 

许博远在自己究竟是不是直男这个问题上纠结了很久,好半天了,才从大春那里得到建议,他说,照着自己的心走。

 

于是他带着几分迟疑的尝试,答应了叶修。叶修自然还是那个叶不羞的性子,大大咧咧的满身心挑逗着许博远,外表一看根本不知道是直是弯,撩起男人来却是有一手好本事。在叶修动手动脚满嘴暧昧的日子里,许博远内心哀嚎着接受了一个事实——自己被叶修掰弯了。

 

虽然,他也是直过的。

 

想到这里,他愤愤地饮下杯中大半杯红酒,本就不太擅长喝酒,却硬是逞强着逼迫自己一饮而尽——许博远很快便感到了喉咙的一阵痒意,一手连忙将酒杯放回桌面,一手扶着墙,剧烈地咳嗽起来。偌大的会场,一个普普通通的陌生人弓着身子扶着墙角,并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于是许博远孤零零地独自晾在角落,好半天才缓过神,这才慢慢地直起身来。

 

这不起身不要紧,一起身,许博远倒是被突然站在面前的人吓了一跳。

 

眼前的小女生不过与许博远相近的年纪,大约还是大学生匆匆忙忙而又青涩懵懂的实习期。她胸前挂着工作牌,明明白白地写着记者一职。女孩子扎了个可爱的丸子头,此时却是好奇地盯着许博远看,也不知道她在自己跟前站了多久,见许博远终于缓过神来,才小心翼翼地朝他递来一张手帕,问道:“您……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他摆摆手,谢过女孩子的好意,后者却硬是要塞给他,许博远只好伸手接下那张素白色的刺绣手帕,连连道谢。

 

“那个,不好意思打扰您一下。”女孩子踌躇了一会儿,开口说道。见许博远递来疑惑但并不介意的目光,她连忙感激般弯了弯身子,随后深吸一口气,突然连珠炮似的朝许博远问道:“很高兴见到您。我是这次负责跟进国家队队员日常记录的记者,我姓齐。是这样的,这次酒会的名单我大抵上都看过了,但……似乎对您没有什么印象?可以透露一下此次您是以什么身份来到这次庆功酒会的吗?莫非是,国家队初出茅庐的意欲大力培养的新秀?能透露一下您的战队吗?”

 

女孩子越说越兴奋,似乎是挖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边角料一般。许博远呆了片刻,意识到她大概是将自己错认成国家意欲大力培养却从未公开过的后起新秀,忍不住笑起来:“您认错了,我不是国家队的成员。我是……我……”

 

叶修事先教导好的说辞在脑中不断环绕,但家属一词偏偏就卡在喉咙,许博远怎么也发不出来。

 

“他是家属。”

 

身边却突然有人走了过来,替许博远说完了接下来的话。

 

想也不用想,走来的正是叶修——还装作毫不知情地在一个记者面前将右臂搭上了自己的左肩膀。

 

“啊,叶、叶队!这样啊。那……可以告知一下是哪位队员的家属吗?”女孩子眼里亮晶晶的,闪着女性特有的八卦意味。

 

不对,许博远皱了皱眉——这样的目光,他在大江眼里也看到过。

 

叶修皮笑肉不笑地朝女孩子扯了扯嘴角,目光从她的丸子头移到她手上的小本本,又移到了许博远手上拿着的那张白手帕,于是朝她道:“这位记者,这就问得太多了一点吧,个人隐私,恕不告知。”说罢,叶修不动声色地从许博远手中拿走了那张手帕,重新挂上一副笑眯眯的笑容,朝女孩子递了过去:“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叶修下了逐客令,女孩子只好讪讪地笑了一下,打着哈哈掩去自己的尴尬,随即收回那干净如初的刺绣手帕塞回到自己兜里,捂着脸转身一路小跑离去。

 

“小蓝,不错啊,又被女孩子勾搭了。”叶修的目光从女孩子跑远的身影上移回到身边的许博远脸上,嘴上却是不饶人。也难怪那小记者错将许博远认成一名新秀,他虽正装在身,可脸上依旧是带着几分未入社会的稚气与青涩,活脱脱的就是一个纯良好学生的模样。

 

“你想什么呢?她是误以为我是一个新入国家队却从未公开过的职业选手,才跑来问我问题的。”许博远皱了皱眉,“你这样对一个女孩子也太……太过了吧。她也是无意的。”

 

“记者都是一个性子,不分性别,不分年龄。他们都只是想找到最能引起轰动的炒点罢了。你不是不想那么快将我们的关系公开化吗?那就不要多跟这些记者打交道。至于她,我只能说得亏是个实习记者吧。”

 

他慢悠悠地说着,自身却是极不安分。他不知道何时偷偷将放在裤兜里的手伸了出来,又偷偷绕到许博远的背后,不轻不重地朝许博远身后某处拧了一下。

 

许博远被这突如其来的痛感激得差点跳起来。他恶狠狠地瞪了身边神态自若,一脸没事人模样的叶修,本想开口骂一句叶修你大爷,却又迅速意识到此时正是处在国家队的庆功会场里,于是刚出口的音量立即又压低了下去:“叶——修你干嘛!公众场合,别老动手动脚,把别人的目光引过来怎么办?”

 

“哥不介意啊。”他学着许博远的样子,压低音量,笑眯眯地朝他说道。

 

“……叶修你大爷……”

 

“你看你看,自从你成了哥的人以后,哥在你心中的地位可以说是直线下降啊。从叶神直接就掉到了叶修大爷……心有点痛。”他啧啧道。

 

许博远在一旁表示不屑。确立关系后,叶修对自己做出的各类欲求不满的小动作,让许博远直直喊着大神形象崩塌,真是没眼看,才对他的称呼有了如此这般质的变化。

 

“小蓝,今晚来我家呗。哥忍不住了。”他的目光意有所指地在许博远身上游移着,脸上依旧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别人怕是看不出叶修心里的小九九,但许博远此时正敏感地接受着他赤裸而直白的目光,心里明白得很。

 

——于是许博远立刻脸红了。

 

观察许博远的反应可以说是叶修挑逗路上的一大乐趣。他玩味地看着许博远涨红的脸,好半天才从后者通红得让人移不开视线的脸上缓过神来,“行了,不逗你了。你不会喝酒,就少喝点,别老逞强,或者是心里一乱七八糟想些什么以后就气不过乱灌酒——不然就像刚刚那样呛得喘不过气来。”

 

“……”敢情人家刚刚正在一旁看着自己闹笑话呢。

 

“谢谢您好意啊。”他咬牙切齿地朝叶修一字一字喊道。

 

“小蓝你自从跟了哥,脾气越来越差了。”他却是毫不在意许博远对自己的不满,只上手松了松自己的领带,调侃一句后,接着说道:“九点我就带你回去。”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还俩小时,早得很。许博远耸耸肩:“不急,有一段时间呢。你还是去干好你国家队里的角色吧,记者们对你可是虎视眈眈的。”

 

“我怎么从我们家小蓝嘴里听出了几分醋意啊?”

 

“叶修你自我感觉怎么这么好的?”

 

“那是自然。”他嘿嘿地笑,“哥过俩小时再来找你。”

 

不要脸。

 

许博远腹诽一句。

 

 

 

叶修终究还是叶修,国家队里举足轻重的领军人物——他自然是一堆要事在身,没办法如他所愿陪着许博远在角落里一直腻歪着。缩在角落里的他很快便被同国家队的队员们拉去祝酒去了,只留下许博远一人重新在角落里郁郁饮酒。

 

他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期间还四处在会场里晃荡了好一阵,拈了好些甜品吃食,又摸出手机朝大春吐槽了好一阵子,最后就连困意都席卷而来——两个小时才慢慢悠悠地晃了过去。叶修准时准点地重新回到他面前,在昏昏欲睡的许博远跟前拉起他的手,语气温柔:“小蓝,小蓝?我们回去了。”

 

就算是陷入困意而变得有些思绪紊乱,许博远也不忘此时此刻依旧处在会场之中,于是他下意识地甩开了叶修握来的双手。

 

他嘟囔了几句,叶修听不真切,也不恼他又一次甩开了自己,只一路半哄半推地将许博远拉到了车库,随后坐进了自己的车里,将许博远安置在副驾驶上,又悉心地替他扣好安全带,许博远才清醒过来,一开口就嘲笑起叶修。

 

“哟,叶神,平日出门都少见,居然还会开车呢。”

 

“那可不,哥可是老司机,各种意义上的。要试试看吗?”

 

“……嘁。”许博远兀地笑出声,不再理会叶修,转而将目光投向窗外。车子很快便驶离车库,随后慢慢挤入H市拥挤的车潮之中。车灯缓缓涌动,许博远在慢吞吞的车队中再次被困意支配了大脑,逐渐坠入了睡梦之中。他的头靠在玻璃上,平稳地呼吸着。

 

见许博远确实困得不行,本还想扯着他说些什么的叶修只得无奈地笑笑,伸手将正播放着的电台音量调小,随后右手伸到副驾驶座上,轻轻握住了许博远的手,不再扰他清梦。

 

而待到许博远再次醒来时,叶修已经将车稳稳当当停在了自己入住的酒店门口。

 

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朝驾驶座上看去。此时叶修已经将车熄火,车窗半开,正安安静静地抽着烟。见身旁的人有了动静,才转过头来,笑道:“醒啦。”

 

“我……我睡了多久?”

 

“我在这儿停了十几分钟,不过加上过来的车程的话,应该有四十多分钟吧。”

 

“……不好意思啊。”许博远挠了挠头,“其实你可以叫醒我的。”白白让叶修等了自己这么久,许博远心里一时有些过意不去。

 

“没事,我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说罢,他最后吞吐出一个烟圈,随后将手中的烟摁灭在烟灰缸内。“小蓝啊,真的不去我家吗?或者……真的不邀请我上去坐坐吗?”他转而盯向他,笑得许博远有些毛骨悚然,直白又炙热的目光盯得许博远脸上发烫。

 

“不了,不了。今晚谢谢你送我回来,辛苦了。”他连忙摆摆手,转身便想打开车门。

 

“那个,小蓝。”手刚碰到车把手,叶修便在身后再次开了口。

 

“嗯?怎么——”他疑惑地转过头,本以为是叶修打算再叮嘱些什么,未料叶修的右手已经不由分说地绕到了他的脑勺后方,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叶修的脸便凑了过来,毫不迟疑地吻在了自己的嘴唇上。

 

他那儿残留的烟味霎时漫在两人嘴里,呛得许博远有些头疼。

 

叶修却是不理会许博远的支吾嗯哼,逐渐加深了这个吻。车前行人稀少,倒是没有人会注意到这辆轿车里发生的事情。这也让他更为大胆,双唇与之辗转缠绵,不轻不重地咬了许博远的下唇一下,唇齿往来间,车内一时挤满了喘息声。

 

可惜许博远并没有继续下去的打算。毫无准备便被叶修吻上,更是带着几分烟气,许博远坚持不了多久,便觉得自己快要窒息过去。

 

察觉到对方的不适,叶修适时地放开了他。

 

而许博远几乎是在他松开两人贴合双唇的下一秒,飞快地抬起手擦了擦自己的嘴唇,随后迅速打开车门,跌跌撞撞地往车外跨去。

 

“叶修,你下次再吸完烟亲我,就别想进我屋子了。”他转头恶狠狠地撂下一句话,随后嘭地一声关上车门,在叶修得逞大笑的背景音里,满脸通红地走进了酒店大门。

 

“小蓝啊,我是想说,以后可别再这么生分了。”

 

许博远根本不想理会在自己身后将脑袋探出车窗的叶不羞。喊得这么大声,生怕过路人听不到似的。

 

垃圾叶修,净是玩偷袭。

 

许博远越想越气。

 

不对,他光明正大的时候好像也不在少数。

 

 

 

借着叶修此次酒会的邀请,许博远顺势在公会请了几天假,随后在H市的酒店住了下来。叶修替他订了三天的套房,也算是十分舒适的难得小假期了,于是他便在酒店一夜无梦,酣睡到天亮。真正吵醒许博远的,还是床边咯吱响了一下,随即有什么重物压在了自己身边,使得床的半边凹陷了下去。

 

吓得许博远在梦中一个激灵,强撑着自己睁开了双眼。

 

却是见着了叶修。

 

他晃晃手上的房卡,笑起来,“早上好啊,小蓝。”

 

“……”见了鬼了。许博远的起床气驱使着他气哼哼地转过身背对叶修。

 

“大清早的就跟我闹脾气啊。”他盘腿坐在床上,一手支撑在左腿,托着腮,在背后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还不是你自己先来吓人的?许博远气结。

 

“不说这个了。小蓝,你上热搜了。”

 

“啊……?”热搜这个词从叶修嘴里蹦出来,可以说是十分生分怪异了。因此,许博远刚闭上的双眼又睁了开来,思索了一阵后,忍不住皱了皱眉,随即双手撑起,坐直身子问道:“什么玩意?”

 

叶修突然弯下腰,凑前来跨过许博远的身子,伸手拿到许博远放在左侧床头柜上的手机,随即将身子缩了回来,双手极其熟练地在他的手机上输入密码,划开屏幕。

 

“不是,你……你怎么还关注微博上的事呢?”许博远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就不能关注了?虽然我确实不玩这玩意儿。”叶修哼哼两声,很快便打开了手机桌面上的软件,又在屏幕上划拉了几下,边找还边吐槽道:“哇你微博果然炸了……”许博远在一旁不明就里,叶修随后将手机举到许博远面前:“就这么回事。”

 

许博远眯了眯还未完全清醒的睡眼,凑前身子朝屏幕上看,却是见着了一个熟悉的微博名。

 

他认得那个博主,是一个微博上的新闻自媒体号,专门收集荣耀职业圈的花边新闻,上次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八卦料就是从这儿传出来的,稳稳占据了热搜榜首的位置三日有余。那这次……又是什么新闻呢?听叶修说,竟然还是和自己有关的。

 

许博远往微博内容看去,这不看还不要紧,一看却是吓了老大一跳。

 

“这……我?”许博远目瞪口呆,残余的睡意登时消散无踪。


自己最担心的事情果然还是发生了。

 

是一组九图,其中有六张独照的主角正是昨日酒会上郁郁寡欢的许博远。彼时他脱下了那件裁剪得体合身的黑西服,转而是搭在了右臂上,露出里面干净整洁的白衬衫,另一只手则摇晃着红酒杯,身子半倚在墙上,带着几分慵懒。拍照的人技术还不赖,灯光角度都拿捏得十分得当,照出少年好看干净的侧颜,又投射出些许阴影,隐隐的又似有几分神秘的意味。摄影师从他端着酒杯起便偷偷按下了快门,随后是他抬手将酒杯凑近双唇,微微仰头将其中醇酒一饮而尽——六连拍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剩余的三张,则是多了一个叶修。他从别处走来,揽上了许博远的肩。

 

“国家队家属团又添新成员啦!猜猜这位小鲜肉是哪位队员‘背后的那个人呢’?[偷笑][偷笑][心]”博主这样编辑着文字内容,没有明说,不过是打着隐晦的引导语,但后三张叶修的所在却是将舆论引导得再明显不过了。

 

“……”许博远没敢点开评论。

 

“你别说,还真把我们家小蓝拍得挺好看。要不是这后面三张偷拍意味明显了点,别人都会以为你那是摆拍呢。”叶修凑近了些,摸着下巴说道。

 

“叶修!重点不是这个吧?”

 

叶修啧啧地摇摇头,话中意有所指:“不能低估实习生。果然还是有着女人可怕的直觉。”

 

“我……你……这个……”许博远一时有些说不出话。

 

“还是说回正事吧。”叶修收起玩笑的模样,“小蓝,我问你。你想怎么做?”

 

“我……?”许博远有点懵。大清早的,信息量有点大。

 

“你要是想公开,那我们就公开。你要是不想——趁现在不过是些暧昧混乱的舆论,要么我们保持沉默,压低热度,把这件事混过去;要么,我现在就去找人公关,或者找昨天那个女记者说清楚了去。”叶修把从喻文州那儿学来的话转告给许博远。

 

他知道许博远心里在顾忌什么。

 

许博远其实是个很传统的人,这一点从叶修刚接触他时便摸得清楚明白。如今社会并非是一个普遍鼓励出柜与同性恋的社会,许博远曾经历了性取向上的观念转化,如今又害怕因为他们的关系,导致各类正负舆论包围着聚光灯下更为引人注目的叶修——许博远害怕这个舆论当道的世界,害怕性向带来的社会影响,更是害怕自己拖累了叶修。

 

叶修没办法去要求他什么,毕竟许博远也是在为他考虑。

 

果不其然,许博远避开叶修炽热直接的视线,低头沉默良久。说到底,除去自身的顾忌和对这花边新闻的突兀感到诧异,他其实也是被叶修突如其来的认真给吓了一下。

 

不知是过了多少盏茶的工夫,他才抬起头,轻轻叹了口气。

 

“叶修,你知道我不能拖累你。”

 

叶修点点头,眸子中隐隐期冀的光却是一瞬中黯淡了下去。下一秒,他稍稍侧过身,在许博远脸上留下一个吻,带着熟悉而淡淡的烟草气味。

 

“我明白。”

 

“但你从未拖累过我。”

 

 

TBC

 

 

10 Jul 2017
 
评论(5)
 
热度(55)
  1. 殇影改个名字证明我咸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