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e Love

   

*叶蓝

*全文进度3/3

*前文

*写完这篇我终于能回《缓缓》填坑了——

*共2w1字全在放飞自我,全文大部分片段基于《Same Love》MV与歌词

 

 

  

许博远和叶修吵架了。

 

原因很简单,他们的想法出了分歧。

 

但准确地说又不太像是吵架,二人之间没有面红耳赤的大吵大闹,没有声嘶力竭的针锋相对,只是冷静地陈述起各自的观点与想法,真的纠结起形容词来,倒更像是场各执己说闹着别扭的小冷战。叶修想要将他们的关系昭告天下,许博远却顾忌着二人出柜给各自带来的影响,迟迟不愿让他公开。

 

“许博远,你在怕吗?”那天,叶修一字一字地朝他问道。他向来带着几分与世不争而漫不经心神色的脸上,浮现出少有的认真与严肃。

 

“我——”许博远一时语塞。传统的思想观念就像是一场恼人的雾气,久久萦绕在他的心头,一时半会总归是挥之不去的。即使与叶修在一起这样久了,他依旧不知道该如何将自己的这份感情摊在光天白日之下,接受众人评判。

 

“许博远,你想得太多。”叶修一叫起他的大名,许博远便知道事情正朝着不太妙的趋势发展而去。

 

“许博远,我们不信奉上帝,但是你要知道,上帝平等地爱着他所有的子民。对我们来说,也是一样的。所有人都是公平的,无论性别,不分年龄。”他难得的在许博远面前抽起了烟,一时之间屋内烟雾弥漫,烟草气氤氲,许博远也没想着去制止他,只是愣愣地在床的另一边默了许久。

 

“……小蓝……你扪心自问,自己究竟想怎样选择,又有多少世俗戒律左右着你的思想?”

 

空气之中一时默了良久,最终以叶修低声告别推门而出的声音,为他们之间的僵持画上了一个暂时的句号。

 

 

 

惹大神生气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许博远不怂,他当然不会这么没骨气地瞬间低下头颅跑去向叶修认错。

 

但许博远的日子过得不太安生,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就是睡眠质量。

 

与叶修陷入僵持冷战的这几天,许博远总是躺在自家公寓的双人床上辗转反侧,夜不能寐。他拉上窗帘,关上灯,整个卧室漆黑一片。许博远窝在薄薄的被子里,蜷成一团,转了一个身,便又叹了一口气,除了转身时被子的悉索声,唯有时钟指针的步子在黑夜里规律节奏地响着,一下一下地,敲在许博远心里,弄得他更添了几分烦躁。

 

日子过得很慢。

 

他觉得和叶修像是有一个世纪没有说过话了,就连梦里,也是过去的回忆占据了绝大多数。

 

他梦见刚确立关系没多久时的一天,自己经不住仿佛新婚小情侣一般的牵肠挂肚,跑去了H市,于是叶修从兴欣溜出来带他逛了一天。那天,叶修带着自己在H市大大方方地走上街头,手不由分说地便挽了过来,活脱脱便是一对恩爱热恋中的小情侣。这样的动作却是惹得许博远差点跳起脚来,他头疼地捂住额头,脸上一片诡异的通红:“叶修!大众场合我们就不能收敛点吗?你,你看——你看别人都盯着我们俩看呢。”

 

“别人盯着怎么啦。因为我们看起来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叶修将帽檐压低几分,耸耸肩,毫不在意地歪过头,朝他一笑。“别人那是羡慕嫉妒恨。”

 

“我……”许博远噎住了。

 

这男人怎么净是一手撩汉的好本事呢?

 

终归还是羞耻心作祟,许博远下意识地想要挣脱开二人紧握着的手。

 

可出乎他的意料,他和他的双手是如此轻易地便分离开来。手掌一下子离开了那样包裹着自己的温度,随着最后一次指尖触碰,叶修顺着自己的意愿松开了手,本应该是让他松了口气,让许博远没料到的是,叶修只是朝着自己笑了笑,最后转过身,毫无留恋地朝着远离自己的方向走去。

 

那一瞬间,许博远甚至觉得他要就此失去叶修了。

 

——不要!

 

话语脱口而出,许博远惊醒在梦中。

 

猛地睁开眼,许博远已经是坐直起身,而自身还保持着伸出手试图努力抓住叶修的姿势。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眼前的世界哪来的什么叶修,唯有自己漆黑一片的屋子,还有自己慌乱的喘息声。窗帘外的世界不知是明是暗,唯有与地板上的一条空隙小心翼翼地透进几分微微的光亮。

 

时钟的指针依旧在一步一步地踏着,不知多少的一分一秒过去,许博远好不容易才平息了下来。

 

他伸出手,摸到床头柜的手机,点亮屏幕时,手机时钟正好跳到七点。

 

许博远不由得叹了口气。自己大概是四五点才睡着的,不过两三个小时的睡眠,便又匆匆转醒,此时仍有倦意,却碍于这个可以称得算是噩梦的梦境,无法再安然睡去。

 

垃圾叶修,睡着了也不让人清静。

 

在心里狠狠骂了叶修一句,许博远发泄出来了,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梦境往往能照出人最真实的欲望与恐惧,他是如此害怕失去,又是如此渴望拥有。

 

思索了一下此时的时间,又与脑中人的作息表对照了一下。许博远纠结了老半天,觉得这终究是迟早的事,便下决心划开锁着的屏幕,在通讯录最顶端的号码上按下了拨通键。像是要努力确定什么东西,许博远只希望有人能推自己一把。

 

电话很快便接通,只是对方却没有开口,只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杂音,像是对面那头的主人正在倒腾翻找着什么东西。

 

狠狠心咬咬牙,许博远开门见山:“那个,妈……我可能恋爱了。”

 

“儿子你这么早起难得啊!恋爱?——那挺好啊!妈为你开心!”

 

“……对象是个男的。”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有些艰难地说道。

 

“……”对面的杂音一下子就滞住了。许博远甚至能想象出自家母亲将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中间,在听到自己扔出来的这个巨型炸弹后,傻愣愣呆在原地的模样。

 

“我无法改变。哪怕我尝试过——哪怕我曾经想过去改变。”意料之中的冷场。许博远心一横,继续道:“事情的发展出乎我意料,也让我觉得很是突然。我甚至……”

 

“儿子,你认真的吗?”相比起越说越激动的许博远,许母倒是比儿子冷静不少。她打断许博远,问道:“你是怎么确定……你们之间不是兄弟不是朋友,而是恋人的那种感觉呢?”

 

随着她话音落下,许博远也不知道怎么地,脑子里就蹦出叶修曾说过的一句话,于是脱口而出:“他说,我身上有安全感与归属感的味道。”

 

那天午后暖阳微醺,许博远趴在沙发上看书,叶修神不知鬼不觉地便绕到身后,随后整个人都挂在了自己背上。他将脸搁在许博远的肩上,侧过头轻轻地朝许博远耳边吹着热气,“小蓝啊,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像是安全感,又像是一种归属感。”

 

“哥可能离不开这种感觉了……”他慢吞吞地说着,最后丝毫不理会许博远在底下愤慨地控诉叶修的重量,当事人已经趴在许博远背上玩叠罗汉似的睡着了。

 

许博远不知道是怎么和母亲结束通话的,只知道自己在母亲一通喜欢就追的大道理底下涨红了脸,最后捂住脸在床上又坐多了一个半小时,才慢吞吞地起身跑去厨房,打算给自己做一顿早餐。

 

许博远自认为自己虽然不是个大神,但做出来的菜色还是有那么些让人垂涎和跃跃欲试的欲望的。金黄色的蛋黄躺在乳白色的蛋白中央,随着许博远手中的锅铲翻动,很快便落在了干净的瓷盘之上,滋滋发出香气。他一手握着锅铲,一手挠了挠头,想了好一会儿,才恍然记起似的准备朝冰箱走去。

 

叮铃铃——

 

门铃却是突然响起,挡住了许博远走向冰箱内那盒盒装牛奶的步伐。

 

“大早上的,谁啊……”许博远嘀咕着,转而朝大门方向走去。在心里排除了快递小哥、物业、邻居等无数个答案后,门把转动。

 

“谁啊这么——叶修……?!你……你怎么有假期来G市?”他举着锅铲目瞪口呆。

 

此时那张熟悉的脸正好映在了自己眼中。

 

他们已经几日未见?许博远脑子里很快便跳出一个精确的数字。

 

像极了那个七月的炎炎夏日,叶修同样是一身黑墨镜鸭舌帽的打扮,身上的短袖却换成了一袭黑色风衣,在渐渐入冬的十一月初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见着许博远打开了门,他似乎是微不可闻地轻轻叹了口气,并未理会许博远吃惊的疑问,只是伸手摘去了头顶上的鸭舌帽与架在鼻梁上的黑色墨镜,随后上前一步,不由分说地环抱住许博远这几日显得更清瘦了些的身子。

 

他稍稍低下头,埋入许博远的脖颈处,鼻腔内霎时涌入令他怀念熟悉的味道。身形稍高几分的男人却像是个久违撒娇的孩子,躲在怀中闷闷出声。

 

“小蓝……考虑好了吗?”

 

 

 

事实证明,男人之间没有那么多冗长繁琐的和好戏码,他们重归旧好的方式直白而热烈。只要一方主动服软,久违腻歪后一夜良宵就够了。

 

彼时正是十一月十一日,一个富有中国特色的节日。

 

当许博远瘫在床上神情呆滞地望着天花板时,叶修已经从卫生间内走出来,洗漱完毕的叶修看起来神清气爽,走过来坐在许博远边上,将床头的手机拿过来捣鼓了一阵后,又笑眯眯地举到许博远面前。许博远抬了抬眼皮,像是想要看清手机屏幕上写着什么,但很快却惊得坐了起来。

 

叶修登上了他百年不用的微博账号,随后破天荒地发了他人生中的第二条微博,并且十分直白地在末尾圈上了许博远的微博。那是一张自拍角度的照片,照片中的许博远还在床上沉沉睡着,转醒的叶修悄悄凑前去,吻上他温柔平和的眉角。那一刻,他卸去了所有防备,毫无保留地接受着他的爱意。

 

叶修自拍水平有点糟糕,但这张照片却照得意外地好看,颇有一种老夫老夫的意味,时光悠长,细水缓缓。阳光洒在他们脸上,温柔而惊艳。

 

“分享照片。@蓝雨-许博远V”

 

“……哇叶修,你什么时候偷拍的?!”

 

“当然是你睡着的时候了。”叶修将手伸回来,重新点按了一会儿屏幕,大概是将自己的号又重新退出了去,才再次将手机还回到许博远手上。一夜欢愉带着赤诚相待的坦然,许博远最终的坚定态度让他们选择了决定公开——但许博远绝对没想到叶修是如此干脆利落地解决了这件在自己看来十分棘手的事情。

 

——要不,咱们来做点疯狂的事?

 

——什么?

 

——公开。

 

“我说,你……都谋划了好久了吧?”许博远脑子里的第一反应,就是昨天叶修压在自己身上,语气暧昧地凑在自己边上咬耳朵,黏腻甜蜜的空气让许博远晕晕乎乎地便选择了答应。

 

“那当然。哥可是无时不刻在想着对世界宣告你的所有权归属于谁。”叶修摇头晃脑的,是一贯让许博远觉得有些欠扁的语气。

 

他看起来对什么事都不在乎,无论是粉丝的反应还是职业圈的轩然大波,一概与他无关。

 

“小蓝啊,你想怎么做?”叶修倒是坏心眼地重新躺在许博远腿上,看着他拿着手机满心纠结,好不容易想了想,点开发表框输入了什么后,又迟疑了一阵,最终郑重地点击发送。

 

“写了啥?给哥看看。”叶修凑前去便要看。

 

首页刷新出了许博远的最新动态。简简单单不过八个字,却让原本带着几分戏谑目光的叶修愣了一下。许博远自然是不会像叶修那样大大咧咧地便将自己的恩爱照发出去的,毕竟,他骨子里还算是个比较保守的人。如叶修所料,许博远并没有十分直白地表达着自己的爱意,却用着十分符合自己风格的方式——让叶修心脏之处突然猛地震跳起来。

 

他真是,猝不及防地便被撩了一把。

 

许博远说,从今往后,君归蓝桥。

 

 

 

公开以后的日子比许博远想象中的轻松。

 

粉丝们虽然也有意料之中的排斥与反感,甚至闹了不少脱粉,但出乎许博远意料的是,涨粉的速度却远比脱粉来得快,而职业圈中也纷纷向这对第一对公开宣布出柜的情侣表示了祝福。许博远甚至有些不太敢去上他的微博号了,每每点进去便要被告知服务器垮台一会儿,闪退变成了常有的事。就连圣诞夜,他也收到了许多粉丝送来的圣诞祝福。

 

许博远对这些西方节日不太感冒,但蓝雨却开了个圣诞夜派对,让许博远不得不去,回到家里时,正好是九点半。当他拿出钥匙打开屋门时,瞅见的是正坐在沙发上盘腿端着笔记本镇定自若的叶修,此时正戴着耳机,轻松地指挥着队内队员进行各项指令。也不知道是不是耳机的隔音不太好,又或是叶修下意识地便抬起了头,当许博远踏入屋内时,那道目光正正好地朝自己看了过来。

 

“回来啦。”他迅速地朝耳机对面的人说了几句,随后摘下耳机,朝许博远笑道。

 

“圣诞任务?”屋内很暖。刚从寒冷中回过神来的许博远解下围巾,脱下大衣,朝叶修这边走过来,好奇地问道。“今天我们蓝溪阁没有参与抢BOSS拿首杀,你是不是轻松了点啊?”

 

“小蓝不在,抢首杀都没啥意思啊。”叶修叹了口气。

 

“嘴贫。”他走过去,将手中的袋子放在桌上,给叶修翻了个白眼。

 

“我把指挥交给别人了。这不,努力抽出时间来陪我们家小蓝同志嘛。”叶修嘿嘿嘿地笑,手已经朝袋子伸了过去,“这是什么?”

 

“送的蛋糕。”

 

“哇,你们福利这么好的?小蓝同志,要不要考虑拉个人啊?散人,十项全能样样精通的那种,会做饭会洗衣会擦地的那种。”

 

“呸呸呸,叶修你最后一句得了吧。”

 

真正的家务全能选手对老叶的没皮没脸表示不屑。

 

袋子中的蛋糕盒很快被拆开,上面铺了一层厚厚的奶油,似乎正努力朝着两人招手,怂恿着他们快将自己解决到肚子里。

 

“……我去拿碟子和刀叉。”

 

如果许博远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绝对不会放任叶修用自己拿来的刀子将蛋糕切出一块。当许博远还没来得及吐槽为什么只切了一块后,那块蛋糕突然迎面而来,扑在了他脸上。

 

然后他开始没皮没脸地大笑:“小蓝,圣诞快乐!”

 

“……叶!修!”

 

他凑过来吻去了许博远嘴角的奶油。

 

许博远生气了,于是在咬牙切齿地抹掉自己眼皮上的奶油,眼中重新显出叶修那张笑嘻嘻的脸后,前者不由分说,一把端起剩余的大半个蛋糕,朝叶修脸上拍去。

 

空气中一时之间变得静默。

 

——是不是有点太过了?许博远陷入沉思。

 

“小蓝同志,犯规啊!我拿的才一块,你这都是一整个了吧?”老半天过去了,叶修才从许博远猝不及防的袭击中回过神来,不满地嚷嚷道。

 

许博远象征性地凑过去,也舔去了他嘴上的奶油,算是勉强表达了一番歉意。

 

“哎,小蓝,不公平啊。你看看我的脸,全是你拍的奶油,不应该全都弄干净吗?”

 

“?????!”那样羞人的事情,他怎么可能干得出啊!

 

“小蓝,这可是你自己拍的,怪不得我。”

 

“……”许博远慢吞吞地凑过去,不情不愿地。

 

奶油很甜。

 

没想到,才刚刚吻上去没几秒,叶修便反客为主般将主动权抢到了自己手上,再次不由分说地侵袭着自己的双唇。混合着奶油的香甜气息,就连叶修脸上的那部分也沾到了许博远脸上,弄得许博远满鼻腔都是甜腻的味道。唇齿缠绵,却是让许博远红透了脸。

 

“唔——垃圾叶修!”好不容易推开叶修,他气呼呼地擦了擦嘴角和脸上残存的奶油,又从桌上抽出几张面巾纸后便恶狠狠地朝叶修扔了过去,“根本不想理你,你自己擦吧!”

 

“哎,小蓝!别跑啊。”

 

 

  

许博远真的是又羞又恼,一路跌撞着跑进浴室,好不容易在水汽氤氲中慢慢恢复了平静,却又猝不及防地想起方才那样温软的触感,脸颊忍不住一阵涨红,于是在一阵胡乱冲洗后便钻进被子里气哼哼地睡了过去。期间偶尔被子悉悉索索的声音,他知道是叶修爬上床,随后在自己面前紧紧抱住了自己,胡乱嘟囔了几句便沉沉睡去。

 

许博远睡得浅,叶修一动,他便醒了过来。

 

彼时屋内昏暗,只留下叶修那一侧的床头灯往屋内投射出柔和的暖黄色灯光。许博远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正想翻个身,叶修的手却是紧紧地环在自己身上不愿松开。试图挣扎未果,许博远叹了口气,认命地继续趴在叶修怀里。稍稍抬起头,便能看到他安静的睡颜。此时叶修又像是在说着梦话,“小蓝,要不然,你跟哥凑合凑合……以后都咱俩一起过了呗……”

 

他嫌弃他梦里还惦记着这些,也不管他听不听得到,只轻声回应着:“那我……勉为其难地接受了吧。”

 

My love

My love

He keeps me warm.

 

他看着相拥而眠的爱人,用目光认真描绘着他脸上的棱角分明,在睡梦里似乎又柔和得让人感到温暖与眷恋。就像是叶修曾对他说过的一样,他在他怀里平稳呼吸着,让他满身心都拥着让人安心而无可比拟的归属感。

 

当许博远第一次与叶修见面时,他觉得那个花花绿绿的小人君莫笑,真是个不要脸的主儿,满脸欠揍还自带嘲讽。后来知道他是自己敬仰已久的叶秋大神,许博远突然觉得那个持着千机伞的小人离自己越来越远了,他们之间的差距近乎以鸿沟而喻。

 

如今却是出乎所有人预料,跨越千山,君归蓝桥。

 

许博远突然笑起来。

 

这就是他,一生所爱之人。

 

 

 

END

 

 

19 Jul 2017
 
评论(6)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