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

  

*狗灯

*经纪人灯×模特狗子,该摸鱼没有主题,标题乱糊的。又名一盘小龙虾的俘获(BU)

*其实这是个长篇设定但,是的我懒……

*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青行灯面色阴沉地望向此时正在摄影棚冷静摆着姿势的大天狗。

 

这个模特也真是让人不省心。

 

她很理解,受时下趋势所影响,现在走高冷路线十分吃香,霸道总裁摆出一副冰山淡漠的神色,眼里仿佛叙述着一言不合爱上我的桥段——让人忍不住心生粉红泡泡,扑通一声便要拜倒在美男当前,成片出来之后不知道又要俘获多少小迷妹。

 

但是他们拍的是美食广告啊。

 

那样面无表情,哪里渲染得出广告本意和美食本身的色味俱佳?更何况是那大呼小叫的广告文案本身了,青行灯完全无法想象大天狗该如何演绎出那些夸张的字句。也不知道这商家是哪个筋搭错了,非要找个毫无美食拍摄相关经验的新人来给自己撑门面,虽说那张脸吃东西的样子确实好看……但是美食广告的重点不应该是吃食吗?除了店家本身是大天狗的迷弟迷妹以外,青行灯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理由让他们花那么大价钱来请一个新人。

 

还有。

 

为了大义。

 

——这个宣传词也太中二了吧?跟吃的有什么关系?

 

青行灯气到想吐血。

 

这个新人是一个月前阎魔扔给自己的,曾经是个平面野模,不知怎么地便被阎魔挖掘了出来,并且还十分果断地签约带到了自己公司。身为公司里的王牌经纪人,手下好看的模特多了去,于是她对这样皮囊虽好但毫无专业经验的新人自然是不屑多于重视,这一个月来给他扔了几个不温不火的资源后便不再搭理,哪知他却因而火了起来——连青行灯都不知道是因为哪组作品火起来的,莫名其妙地上了热搜,莫名其妙地多了批迷妹,然后,莫名其妙地多了批资源,现在就连广告都找上门来了。先不说广告内容质量如何,人家金主指名点姓地独要大天狗一人,可真是让青行灯伤透了脑筋。

 

大天狗的身高在模特当中不算是高的,但人家确实是身材好,颜还正,浑身上下散发出沉稳清冷的公子气质,那自然是俘获了不少少女心。只不过青行灯觉着,这种类型的模特,就应该出现在平面拍摄就好,在广告这种需要大幅度肢体及面部表情语言的拍摄类型中,是十分吃亏的。

 

此时她就遭遇到了被摄影师投来求助目光的窘境。

 

她只好停下手上工作,从沙发上站起来,抱着双臂,随后踩着恨天高的高跟鞋啪嗒啪嗒地朝摄影棚走去。彼时大天狗正好放下手中的食物,慢条斯理地从一旁抽出纸巾擦拭干净嘴角残余的油。

 

“那个,狗子啊……或许,我们再多点表情?”青行灯站到大天狗身边,有些艰难地朝大天狗开口说道,“试着把看见美食那种的惊讶与迫不及待表现出来,还有,吃到嘴里时的那种满足感——”

 

他放下纸巾,有些困惑地望向她。

 

“灯姐,不然你演示一下吧。”一旁的工作人员突然没头没脑地将她拉扯进来,瞬间人群就炸了起来。漂亮女生的吃相?可以说是个很有趣的起哄点了。

 

毫不吝啬地朝那边带头起哄的工作人员甩了个白眼,青行灯也不羞,撸起袖子大大方方地拿起桌上的烤串便是一通啃,最后拿起那块巨大无比的烤鸡排啊呜一口——潇洒得很。

 

半晌,也不知道青行灯是真的饿了还是怎么的,本是用来当做拍摄道具的食物最终都被青行灯顺进了肚子里,再顺理成章地接过大天狗在一旁递过来的纸巾抹了抹嘴角,随后一手拍在桌上:“老娘的吃相就这么回事,看够了吧。”

 

“灯姐,霸气,霸气。”工作人员纷纷从目瞪口呆中反应过来,嘿嘿地笑:“看得我们都饿了。”

 

“行了行了,今天拍摄暂时就这样吧,我们明天继续。”青行灯觉得心很累,满心只想着晚上一定要给大天狗开个小灶,别的不说,面部表情一定要到位,最起码得把美食广告特有的那种夸张性给表现出来吧。

 

人群霎时发出下班的欢呼,瞬间作鸟兽散。青行灯也不乐意久待,收拾打理好片场的收尾工作后,便拎起挎包掏出车钥匙打算朝门外走去。未料刚走没几步,便听着身后传来脚步声,还没等她转过身去看看是谁跟在自己后面,一只手便从身后搭在了自己的右臂上,随之传来大天狗那熟悉而磁性的声音。

 

她转过头,彼时大天狗已经换上了平日便服,那双好看的眸子正直直看着自己。

 

“晚上……一起去吃小龙虾么?”

 

青行灯眼神微动,但还是露出一副为难的神色,举起了指甲上涂满青色蔻丹的十指。

 

大天狗顿了顿,分毫未提方才她正抱着烤串啃得正欢,“我给你剥。”

 

 

 

身为一个在本城生活工作多年的外地人,青行灯在寻找市井美食这方面上,终究是比不过身为本地人的大天狗。而夜宵这种事,有一个本地人带路的感觉,在今天过后,青行灯可以说是十分有体会了。

 

她在这附近的区域走了这么多年,都不知道这街巷里竟还藏有供应着这般美味的店家。饶是挑剔如她,在嘈杂而显得不那么干净的店面里,也被四处弥漫的香气诱得说不出嫌弃的话来。大天狗倒是熟门熟路,很快便朝老板要了张角落的桌子,带着青行灯往那更显僻静的小角落坐了去。

 

“想不到啊,看你一副名门公子的模样,想来做模特也不过是业余爱好一类的消遣,竟然还会来这种小店吃东西。”她撑着下巴,满眼笑意地望向大天狗。

 

大天狗自身散发出来的那种气质也是青行灯不太待见他的原因之一。无论是衣着打扮还是言行谈吐,他都绝不是一般人家为了生计出来做野模打拼生存的那种人,反倒像是哪个名门家的贵公子,出来跑模特行业,不过是业余活动罢了。这类人一般十分难搞,也少见,青行灯手底下有的是人,不缺他一个。因此,她可不想莫名其妙地就得罪了哪家公子,随后被人记了仇。

 

“吃的哪里都有,但好吃的不多。”他说道。

 

店家老板很快便端上来一大盆冒着热气香味的小龙虾,惹得青行灯目光大亮,一阵大叹后便要伸出手凑前去抓虾,却被大天狗一筷子打掉。

 

“我来吧。”

 

“可我……”

 

“没事,说好我来的。”

 

青行灯哑口无言,老江湖的脸皮莫名地有些涨红。下午本来是打算回绝大天狗的邀请的,哪知他如此爽快说给自己剥好便是,如今伸手上去,可不是自己打自己脸了。

 

“那……行吧。”青行灯吞吞口水。

 

大天狗的动作倒是很快,娴熟得让青行灯有些怀疑他天天都在剥虾,不一会儿青行灯的碗里便堆起了小山高的虾肉。难得做起一回矜持的淑女,青行灯拿起筷子将虾肉夹入嘴中,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发出一声赞叹:“好吃,太好吃了!”

 

身为大天狗的经纪人,青行灯自认为自己做得着实不够格,毕竟是新人,她总归有些放不进眼,便勉强给他塞了些工作算是关照了,哪知人家根本不在乎这些,反倒是心甘情愿地跟着她,如今又给自己亲力亲为地剥虾——青行灯只觉得有些愧疚,忍不住说道:“那个,你也吃吧。跟着我的这些日子,也是苦了你了。”

 

大天狗看着她,却是突然开口问道:“你说的,满足感,就是这样?”

 

“没错没错。——哎好了好了,你先吃吧,我够了。”青行灯点头如捣蒜。见他还要往自己的碗里放,青行灯连忙捂住碗口朝大天狗笑道。他听闻,于是点了点头,将手伸了回来,把虾肉朝嘴里放去。

 

但是大天狗这张脸……如果真的露出她刚刚那副因为吃点好吃的就满足得一脸痴笑,还飘飘欲仙的表情来,是不是有点幻灭?青行灯陷入了沉思。脑中不由得将大天狗的脸替换到不少众人熟知的美食广告的主角脸上,便冷不丁地被自己的脑洞吓得抖了一抖,连忙甩甩头将这种奇奇怪怪的念头抛却脑后。

 

她一边往嘴里继续塞着虾肉,一边偷偷朝大天狗望去。此时此刻他坐在店家暖色的壁灯底下,棱角分明的面容被灯光照得不知觉间柔和了许多。只看着他细细剥去虾壳,赤裸上阵的双手指尖很快沾满了红油和小龙虾飘忽的香气,但人家吃得很干净,起码不像她一样糊得满嘴都是油。他将剥去的残剩虾壳放在碟上整齐地摞好,嘴上的动作和面部表情虽然与拍摄时没什么两样,但还是很明显地看出他是在享受这顿餐食的。

 

这么看着……倒也是很有食欲。青行灯眯眼一想。

 

她天天和各式各样的模特打着交道,好看的男色自然是见得多了去,而今大天狗这副模样,倒很是意外地戳中了她。认真的男人最好看,这句话还是一点没错的。青行灯双眸中不由得散发出精明的光。

 

“今天拍摄不见你吃得这么香?”

 

“可能……是因为不好吃吧。”

 

他侧过头勾起嘴角,目光撞到青行灯的眼眸之中:“我想吃些别的。”

 

“你挑食?”青行灯打着哈哈,有些尴尬地将目光往大天狗的身后飘去。

 

他却是慢悠悠地剥着虾壳,答非所问:“和你一起吃,就觉得香多了。”

 

青行灯在心里咯噔一下。

 

这人长得好看啊,就连狭长的丹凤眼不过微微眯起几分,说起话来都会带着几分似有似无的撩。

 

 

 

翌日拍摄工作进行得异常顺利,样片也很快便修缮完毕。只见着图上的大天狗端端正正坐着,修长的十指剥着小龙虾,神色专注而认真。那照片底下的一大盘小龙虾颜色火红,仿佛隔着屏幕都能闻到那样诱人的香气。可虽说是个美食广告,但图中模特的比重却是占据了绝大部分,唯有大天狗手上正剥着壳的那只小龙虾还有些存在感,勉强地提醒着观者这个广告美食才是重点。

 

青行灯转而又去看刚刚剪出来的样片,一分钟不到的广告,让她大手一挥,潇洒地剪去了文案中绝大多数的冗长之处,又十分果断地将广告词换掉,于是只见得大天狗最后将下巴放在十指交叉的双手之上,双眸微动,朝着镜头悠悠张合双唇。

 

和你一起。

 

青行灯撑起下巴,坐在电脑屏幕前看着修好的成片,突然很是满意地笑起来。

 

舔颜就够了,还要什么重点?

 

 

 

END

 

 

 

大天狗:我本来想撩她的谁知道她一点没get到,反而先给我解锁了拍摄新姿势。

 

 

24 Jul 2017
 
评论(9)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