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强行吃粮摸鱼



CP滤镜上线,强行给自己喂一波官方粮…他们俩怎么这么般配这么好看的。


*荒花一小时摸鱼脑洞崩坏注意

*这大概是一个六星荒欺负三星兔丸的故事




兔丸第一次遇见花鸟卷的时候,是在安倍晴明的阴阳寮里。彼时作为一个刚刚初降于人类寮中的新生式神,他对一切仍抱满好奇与期待,就像是个刚刚睁开眼的婴儿一样,虽仍有对新世界的恐惧,但身边终归是有着安心感伴他入世。


而花鸟卷就是他第一眼见到的那个人,眉眼弯弯带笑,眼中满满都是温柔,她朝他伸来双手,轻轻地搀起正跌坐在召唤阵中的自己,“吾名花鸟卷,不知这位新朋友,该如何称呼呢?”


“兔丸。”他看着她,有些愣地说道。


那双眼睛像滩灌满柔情的水,像是对谁都无法发起火来一般,永远都是待人以最温和的方式模样。那双手柔软温暖,总喜欢放在自己头顶,轻轻地揉揉他本就有些乱糟的白发。兔丸有时候迷迷糊糊的,会觉得自己恍若重回了还是一只单纯兔子时的模样,他那长相与声音都极其温柔的主人,便总喜欢这样安静地抚摸自己头顶的毛发,又轻轻捏捏他垂下的双耳——但花鸟卷是绝不会朝他说出什么可以烹煮一类吓人的话语的。


兔丸总觉得她像是母亲一般的性格,扮演着第一个接纳自己的角色,又在寮中生活予他无数便利与帮助。


后来时日渐长,他逐渐融入寮中,活泼开朗又乐于助人的性格为他赢得了不少好友,可让兔丸总归是有些不理解的,是朋友们在提及花鸟卷时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


“为什么我提到花鸟姐姐,你们就露出这副神色啊?”他有些不满地问道。


“兔丸哥哥,你初来乍到,就与花鸟姐姐混得这样熟,怕是会遭来某些妖怪的不满噢。”山兔那孩子在跟前骑着山蛙蹦蹦跳跳,明明还是个年纪轻轻的小女孩,说起话来却总带着让兔丸弄不懂的意味深长。他迷糊地摸了摸头,想再朝山兔问上几句,后者却已经大喊大叫地赶着山蛙逃了。


“山蛙山蛙,我们快走!”


“喂——!”


兔丸很无奈,虽然化形回去他也是只四条腿的生物,可论起体型,终归是跑不过那只庞大的山蛙的。


后来兔丸第一次遇见荒,是阴阳师大人替他集齐了所有觉醒材料,随后带着力量大增的他第一次真正替其出战的时候。


座敷童子站在身后,语重心长地朝他交代了不少注意事项,好不容易停下嘴了,才不放心地重新看一眼自己,最后跑回阴阳师身旁安静地等待指令。而在他一侧的自然是这么久来颇为照顾他的花鸟卷,今天难得在一旁位置上见到了陌生的式神,花鸟卷自然是欣喜十分,忍不住走向他,微微俯下身子,像往常一样揉了揉自己的头顶,“恭喜你呀,终于快要成长成一名可以独当一面的妖了。”


“嘿嘿,我也会努力保护花鸟姐姐的。”他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笑道。


不知是不是担忧兔丸初次出战,阴阳师踌躇了许久,在将寮中实力最强劲之一的茨木童子召唤出来后,又慢吞吞地召出了第二名强大的妖怪。那大妖身形高大,踏出召唤阵中的时候,似乎是疲倦还未得足够休憩便被阴阳师匆匆忙忙叫了出来,于是毫无遮掩地露出不满的神色。只是兔丸还未仔细打量一番这妖怪,他便率先朝自己的方向看来,眼中像是闪过了几抹柔和,但很快却是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走过来便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能力还未完全强盛的兔妖因而感受到了几分古怪的颤栗。


“大人,您看。这孩子的耳朵好生柔软。”出乎他的意料,身边的花鸟卷却是率先开了口,笑眯眯地朝那大妖开口说道。似乎二人是十分熟络的关系。


“……你喜欢?”


“这样毛茸茸的,自然是可爱极了。”


那大妖似乎还想再说什么,却被身后的阴阳师急急打断,“神子大人,分分场合啊,对面都要攻过来了。”


再次不悦地哼了一声,荒重新走向自己的位置。


随着茨木童子的一声怒吼,兔丸眼前随即展开一只巨大黑暗的鬼手,不等传来几声哀嚎,便无情地将对方的小妖吞噬其中,此后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在座敷童子换来鬼火后,眼前的世界霎时被绚烂的星空所更替。


“荒大人!省省鬼火啊,留点给小兔丸啊?!”


来不及听完座敷童子在身后脱口而出的哀嚎,幻境之下已是坠入无数流星,在对方领头的妖怪顶上炸开花来,待到那一连串极炫的流星坠完,领头妖怪已经是一副摇摇晃晃快要倒下的模样。


“神子大人今天和针女的契合度很高啊。”安倍晴明传来赞许的声音。


兔丸下意识地蹦跳上前,给了敌方最后一击。


“咦,结束了。”随着一声挣扎的哀叫,花鸟卷在一旁轻悠悠地开了口。她还从未出手过呢。


她转过头来还想朝自己说些什么,约摸是些鼓励的话语,只是眼前一黑,花鸟卷的脸庞霎时被那大妖高大的背影所取代。兔丸也来不及说些什么,便觉得身后像是有什么人拉起自己,不由分说地就朝反方向走去。


“茨木大人,您干什么呢?!快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茨木童子倒果真是将他放了下来,随即用空着的手不耐烦地掏掏耳朵,却依旧用妖气强行控着自己,好让自己跟在他身边:“寮里最喜欢明目张胆秀恩爱的一对,看着碍眼。在这儿呆着,还不如跟吾一起去找挚友喝喝酒谈谈心。”


“那是谁?”兔丸还是很好奇那大妖真正的身份。


“花鸟家的醋缸。”




“大人,委派可是累坏了?今日阴阳师大人将仍在休憩中的您召唤出来,怕是会觉着有些不悦吧?还请不要气恼了,我们回去好好休息一晚便是。”


“无碍……”


“你若是中意那感觉,其实我也可以任由你摸的。”




-

兔丸萌死了,我有点中意他。

开脑洞强行熬多一个小时夜,毕竟有着厚重得摘不下来的CP滤镜。

btw书翁小哥哥真好看。我要吃吃书画组了。



24 Jul 2017
 
评论(1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