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景

 

*叶蓝

*前段时间在锦里时碰到的一幕,自动代入叶不羞和小蓝……

*其实就一个片段硬是补了堆前戏。

 

 

 

七月的C市很热,非常热。

 

热到就连在G市这样以夏季湿热著称的城市中土生土长的许博远,也哀嚎着瘫躺在了酒店大床上不愿动弹,边指着手机屏幕上的高温预警边愤愤不平地朝叶修控诉,为什么非要七月份来C市?可真是不偏不倚碰上了史上最高温的一段时期。叶修倒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坐在椅上翘起了二郎腿,反正酒店的空调吹在身上也很是舒爽,见许博远在床上打着滚直直痛斥天气恼人,他慢悠悠地开了口。

 

“要不……咱们还是打荣耀吧。”

 

这一句话倒是让嚎得正难过的许博远猛地停了下来,随后抬起头,愤愤望向他:“那怎么行?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说也得玩得不枉一趟机票钱才行吧!”

 

“反正,是公费嘛。”他耸耸肩,不置可否。

 

叶修是跟着国家队来C市参加活动的,本来跟着大部队在C市待上三天就好,可许博远一听,倒羡慕起来,说真好,就算是一次旅游了。叶修一听他这艳羡的口气,顺势提出让他跟着队伍一起来,人家突然又不肯了,也不知那总爱乱想的脑袋瓜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叶修略略思索了一番,觉得确实是个小两口四处瞎晃的好机会,于是好说歹说,又哄蒙拐骗了一通,才好不容易将心思动摇但心口不一的许博远给拐了过来。

 

出发那天,叶修在机场看着攥着机票兴奋得有些不能自己的许博远,忍不住就笑起来。他知道这次拉着他出来,算是拉对了。

 

“叶修,我跟你讲,C市好吃的可多了,我都馋了好久了。”那天飞机起飞前,他边扣好安全带,边两眼放光地朝他说道。他难得出一次远门,自然是兴奋率先占据了大脑。

 

哪知他们碰上了C市最热的天气,高温甚至一度带来了可怕的强降雨。

 

“公费不是借口!”许博远瞪大眼睛,朝叶修道。他望了望窗外灼人的阳光,又看了看手机上的天气预警,似乎是踌躇纠结了好一阵子,才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咬咬牙从床上蹦起来:“我不管,你收拾一下,待会咱们就出门去。”

 

“去哪?”叶修对他突然的兴奋有些摸不着头脑。

 

许博远在手机里满满一个文件夹的旅游软件中翻找了好一会儿,不断滑动屏幕的手指才终于停了下来,随即自己颇为满意地点点头,最后重新抬起头来朝他回道:“锦里。”

 

锦里?有点耳熟。叶修想。

 

 

 

要说许博远的行动执行力,那也是一等一的高。在几十分钟的车潮颠簸以后,叶修成功地被许博远带到了人潮拥挤的景区模样的地方。彼时已是吃晚饭的时段,天色依旧亮堂得很,那景区大门处早已是人山人海,不少游客抢着嚷着掏出手机朝大门上照,许博远也不例外,端起挂在脖子上的单反便朝标志性的牌匾上咔嚓一声。

 

叶修将头上的鸭舌帽往上拉了拉,那牌匾上映入眼帘的正是锦里二字,可不正是许博远心心念念着想来的地方么。他侧过头瞥向许博远,白衣青年手持单反,额上因为气温的缘故,已经细细渗出些许汗水,但依旧掩不住他很是兴奋的表情。

 

“真多人。”叶修啧了一声,重新将帽檐压低几分。

 

“叶修,跟紧我啊,可别丢了。”他也转过头看向他,收起那副期冀的模样,转而挂上严肃的脸色,朝叶修叮嘱道。后者到现在都没个手机,要是走散了,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在这拥挤的人潮中重新找到他的身影。他想了想,又从裤袋里掏出手机,朝叶修递去:“你把我手机拿着,酒店的地址电话都在备忘录里,到时候如果丢了,起码还能自己找回去。”

 

“好好好,知道了。”他无奈地笑笑,边接过手机,边习惯性地朝他调侃道:“我们家小蓝还是那副小保姆的样子。”

 

“……你才保姆!”许博远一愣,随后迅速对叶修的老梗重提表示不满,刚想要炸毛率先抛开叶修朝巷里面走去,便及时地想起什么,没走几步又退了回来,沉着脸拉起叶修的手臂:“走吧走吧,懒得跟你争。”

 

“我们家小蓝最好了。”叶修嘿嘿地笑,没皮没脸地得寸进尺。

 

幸而他的声音消散在了人声嘈杂的晚风之中,没有钻进许博远的耳朵里。

 

锦里里面比外面还要热闹许多,来往的人潮缓慢挪动着,又分毫没有让人停下来的机会,使人不得不随着人群往前挤去。好不容易挤过了最热闹的那段路,许博远才终于是舒了口气。

 

“人真多啊。”

 

“是吧。”叶修瞥向他。

 

“还热。”许博远补充道。

 

走过因人潮而变得狭窄十分的巷道,许博远扯着叶修站在了戏台前的空旷地上,又朝分开延伸的几条岔路望了望,思索一会儿后拉着叶修朝左侧的道路走去。彼时天色已稍暗下来,拂去了白日里更为灼人的热意,晚风偶尔带来几许清凉,但更多的时候,还是让人忍不住地汗流浃背。许博远扯了扯领口,意图一边散去一些热气,一边朝叶修絮絮叨叨地吐槽道。

 

走过颇具历史意味的古砖路,各色商铺林立于两侧,食物的香气从四处飘忽着争先恐后地钻进二人鼻子里,惹得人忍不住地便垂涎起来,胃口大动。人潮还是那样缓慢地流动着,压根不给人停下仔细看看商铺的时间,人群随波追流地朝前而去。好不容易在边上供人休憩的桌椅上发现两处空位,他忙拉着叶修奔去,终于坐下后,忍不住朝叶修哀嚎道:“走不动了……”

 

“才走了这么点路就不行啦?”叶修凑到一边笑他。

 

“人太多了,想停下来找点吃的都不行。这是饿的啊。”他怨念地看向他。

 

“那……你想吃什么?哥去帮你排队去。你在这儿等着。”

 

难得叶修这么主动举手跑腿,许博远眼睛不由得亮了起来,连忙朝他报上了一堆吃食名称。

 

“饭后来点什么?冰淇淋?”他顿了顿,想起许博远总是念叨着C市各种各样的小吃,又问道:“还是糖油果子?——是这个名字吧。”

 

“……啊……”许博远不由得陷入了纠结。

 

他站起身,俯视看向许博远皱起眉苦苦沉思的模样,不由得笑起来,手伸前去示意性地稍微揉了揉许博远柔软的头发:“这有什么好纠结的,我都去买就是。”说罢,他便起身重新挤入人群,留在原地的许博远不由得撑起下巴,在来往众人的身影缝隙中一眼便寻着了叶修的身影,似乎正在自己不远处的一家小吃前排着队,彼时店家生意火爆,店外已是排起了一条长长的队伍。也不知何时才能轮到自己,叶修低头抱着双臂,左手食指搭在右臂上有节奏地点着。身前队伍缓缓挪动着,他闲着无聊,忍不住往身后看去,意图寻许博远的身影。

 

他一眼就看到了他,正如他的眼中只有他一般。

 

他于是朝他挥挥手,还愣愣地望着他的许博远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举起手也朝他晃了晃。

 

“叶修,看这里。”他突然起了拍照的心思,连忙朝他说道,举起了手中单反。

 

隔着人群,叶修自然是听不清他说了什么,但嘴型却是看得挺真切,又见他举起镜头对准了自己,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咔嚓一声。

 

隔着或匆忙或缓缓的人来人往,叶修在一片模糊的人影中显得明显极了,恰好许博远抓拍的时机甚好,没什么人挡着,正正给叶修留了个空,将自己全数暴露在镜头底下,身着白色T恤的男人戴着黑色鸭舌帽,在按下快门的那一刹右手抬起,稍微将帽檐抬起几分,一旁店铺的灯光正正好映在他身上,于是便只见得当事人那在帽檐底下颇为好看的脸上,不自觉浮出宠溺的笑意。

 

许博远低头一看,对自己的抓拍颇为满意。

 

 

 

待二人点了一大堆东西当做晚餐下肚后,许博远稍微有些饱得想打嗝。又朝锦里更深处逛了一遭,算是一切景色都略略入眼一番后,实在是再无法忍受这样的热意与拥挤,很快便随叶修走上了回程的路。

 

“热……”许博远将脑袋搁在叶修肩上,看起来很是萎靡不振地挂在叶修身上,嘟囔道。

 

“热还贴那么前,互相闻汗臭味啊。”叶修笑他,手臂却是不由自主地环向他的腰。“但没事,小蓝,哥又不嫌弃你。”

 

酒足饭饱以后许博远也懒得和他斗嘴,只不满地朝他扔了个白眼,再次消沉起来。

 

顺着回去的路走了有一段,他突然看见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似的,整个人一改消沉,不由得振奋起来,等不及般拉起叶修,便朝不远处的一个铺子跟前跑去。被突然兴奋的许博远拉起来跑的叶修有些摸不着头脑,待走近那店铺一看,才发现这是来时被人群里三层外三层紧紧包裹着的糖人铺子。

 

当时许博远就想挤进去看,无奈人多,身后的人又催促着让他们朝前走去,只好路过了这个铺子。而此时,或许是此时多数人正在用餐,又或是已经到了回程的时候,现在的铺子跟来时比起来,人已经少了不少,于是许博远很轻松地便带着叶修站到了铺子最跟前。叶修站在铺子左侧,他则站在正面稍左的位置,看着铺子的老师傅娴熟地画着糖人儿,忍不住侧过头来朝叶修感慨起来:“真是小时候的回忆啊。”

 

他有些入迷地看着老师傅手上的动作,好半天过去了,才猛然想起什么似的,连忙举起单反,将镜头对准师傅灵巧双手底下逐渐成形的糖画。

 

许博远认真的侧脸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撞入叶修眼中。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好看,无论是做什么,那一刻的神色总是让人猛地心中一颤。

 

他拿着单反,稍稍弯着腰,那好看的脸颊白皙,但并不是宅男常年窝居家中窝出来的病态苍白,额上渗着细细密密的薄汗,明亮的双眸此时正紧紧看着单反,生怕一个不小心就错过什么精彩镜头一般。

 

叶修倒是无心注意摊上的糖画,只有些失神地朝许博远看,过了一会儿,又兀自勾起嘴角。

 

他从裤袋中掏出许博远的手机,熟练地输上锁屏密码后,打开相机将镜头朝许博远对去。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许博远自然是没注意到叶修这边的动作,他正努力地寻着最好的那个拍摄角度,意图将镜头底下的糖画拍得更好看一些。好不容易才拍出几张颇为满意的作品,他才直起身,这才瞄见一旁的叶修正准备收起手机往裤袋里放。

 

“嗯?叶修,你拍了什么?”他有些迷糊。一抬头就望见叶修盯着自己有些痴的笑,自然是摸不着头脑。

 

“没什么,好看的东西。”他朝他笑,末了又自夸一句:“我觉得吧,我还拍得挺好的。”

 

“回酒店了我看看。”他狐疑地看向他。

 

他的语气不自觉地便漏出宠溺:“当然当然,自然是想什么时候看都行了,蓝大大。”

 

可不正是应了那句话。

 

心中事,眼中景,皆是我的意中人。

 

 

END

 

 

02 Aug 2017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