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局

  

*荒花/连刀

*缓缓衍生番外

*混更摸鱼产物,没什么实质性剧情和糖,OOC跟着狗子的翅膀一起上天啦。 

*孟婆全场MVP

 

 

 

“亲上了亲上了,肯定亲上了吧!”

 

“怎么可能!亲上了的话,回来时花鸟姐姐岂非要红透了脸?”

 

“嗯……有点道理。不对,花鸟姐姐不是睡着回来的吗?”

 

“我不管,我可已经是从妖狐先生那儿押了一把告白哈。或许,咱们几个私下里也来打个赌呗,看看花鸟姐姐他们究竟进展到哪一步了?”

 

“赌就赌,萤草你有本事开赌就把爷爷那罐蜂蜜拿出来当赌注。”

 

“有什么不能的?来来来说好了啊。”

 

“可……大家,真要这么深究起来,我总觉得他们连那层窗户纸都没捅破。”

 

“所以,小鲤鱼你站萤草那边?那你绝对赌输。我跟你讲,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的,总是得发生点……哎等会儿,那好像是灯姐姐。我去问问她……灯姐姐,灯姐姐,请留步请留步!”

 

彼时的青行灯正倚在她那柄行灯之上飘飘悠悠地路经庭院,便见着一群小姑娘正躲在樱树底下窃窃私语——与其说是如此,倒不如说,她们正光明正大地八卦着。按理来说,平常的青行灯该是对这些事非常感兴趣才对,无奈此时有约在身,一心一意赶着时间的青行灯倒没什么想加入这群八卦女子会的心思,正欲路过,怎知那边的孟婆一眼便看见了自己,还没等她回应一句招呼,小姑娘已经骑着牙牙钻出人群,随着一蹦一跳的大汤碗蹦到了自己身前。

 

“灯姐姐,您可知昨夜那灯会?”孟婆终归是孩子心性,行事风格也颇为孩子气,倒不怎么懂得拐弯抹角,一上来便亮着眼睛朝青行灯八卦道:“神子大人喜欢花鸟姐姐的事情早已传遍了寮上寮下,昨夜二人结伴出行,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

 

“小孟婆怎么也跟着这样八卦了?午后那场女子会,花鸟卷自然是要来的,何不亲自问她?”

 

“寮里已经传疯了呀,怕是只有那大人和花鸟姐姐二人不自知了。可再说了,这种羞人的事,怎么可能朝花鸟姐姐问得出口呀……”孟婆捂住脸,说道。

 

青行灯不由得一阵笑,这小姑娘终归是小姑娘,问点问题都得羞上半天,可比不上她这老江湖。只不过——“我说,昨夜我可是被晴明大人和那傻狗子严加看防,压根便出不去寮门,这灯会上的事儿,我自然是不甚清楚。”她耸耸肩,语气毫不遮掩地便透出对安倍晴明和大天狗的几分不满。她好歹也是名修行颇高的妖,不过是喜欢勾搭点人类听故事罢了,怎么就落得个同三岁小儿般特殊的待遇下场?可真是羡慕极了花鸟卷与妖刀姬。

 

不过话说回来,她们俩……青行灯的目光环望了一番四周,最后慢悠悠地便停顿在了不远处屋檐底下的身影之上,说起话来,都不由得透出几分笑意:“昨夜妖刀不是和那风神大人一同去了么?比起前者,风神大人可是要好套话多了。若是想打听,找他去便是。”她努努嘴,朝女孩子们指明了方向。

 

那檐下倚龙盘坐的,可不正是昨夜迟迟未归的风神大人么。

 

孟婆没多想,目光很快便随之锁定在了不远处正品着书卷的一目连,来不及等身后的姑娘们反应过来,便骑着牙牙欢快地朝一目连奔去。所谓人未到声先至,当一目连从手中书卷中抬起头来时,见着的还是在半路上朝自己边挥手边大声喊叫的孟婆。

 

“大人,大人!——”好不容易使得牙牙一个急刹车停在了一目连跟前半米左右的地方,孟婆急急地想询问出声,可总归是太过急躁,总觉得胸口一口闷气喘不上来,只好大口大口喘着气,使自己回过神来。

 

一目连被孟婆这急急忙忙的样子吓了一跳,连忙将书卷放在一侧,起身向前拍了拍孟婆的背,柔声道:“不急,有什么事慢慢说。”

 

“大人,昨夜——昨夜灯会,您说!肯定是亲了对吧!”孟婆连着几个大喘气,急不可耐地便问出声来,甚至连自己也没察觉到自己忘了提到语中的主人公,等她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时,还来不及懊恼自己让一目连懵了好一阵,一目连却是已经回答了自己。

 

“嗯……?是啊。”耿直如风神,似乎还没意识到孟婆的问句中缺了最重要的主语。没有质疑出声,一目连反而是露出了一副困惑的模样:“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哪知这小姑娘风风火火地来,又是风风火火地走,前不搭语后不着调地便又是一阵欢呼,朝自己胡乱道了谢后,又骑着牙牙转身朝樱树底下奔去,边跑边喊,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惹得一目连一阵失笑。已是守了几百年岁月的奈何桥,见惯了那样多的死别,可这孟婆依旧是这般天真无邪的样子,也不知该说是福是祸。

 

“萤草,我赢了!快把爷爷珍藏的蜂蜜罐子交出来!”

 

风神大人被晾在原地,蹙眉思索了好一会儿,也思索不出个所以然来。又过了半晌,只好兀自叹了口气,重新拾起一旁书卷细细读了起来。

 

也许是他在这世上活的日子实在久,便读不懂这些年轻小姑娘们的小心思了。

 

 

 

惠比寿觉得鼻子痒痒的,忍不住动了动面部肌肉,试图通过脸部的牵扯消去这阵痒意。可又实在忍不住了,嘴巴不由得大大地张开,最后——阿……阿嚏!

 

谁这么好心念叨着自己呢?惠比寿摸了摸鼻子,倒是没怎么当回事。

 

“爷爷,最近天气还是很凉的,多保暖。”不过这个喷嚏很响,响得连一旁正奋笔疾书的妖狐都忍不住关切出声。他虽是个吊儿郎当又到处拈花惹草的书生公子,可待起长辈来,一向是有礼的,何况是姑获鸟自小带大的孩子,品行自然是差不到哪儿去的。

 

“这说是已经入了春,可真正暖和的春天,却总是迟迟不来。”

 

妖狐趴在桌上难得地勤奋,胡乱应和着:“嗯,嗯……快来了。”

 

“跟老夫说话都心不在焉的,做什么呢?”平日里难得见妖狐这股认真劲儿,惠比寿不由得好奇心大起。彼时妖狐正提着笔蘸墨细细写着什么,已经写了大半张纸了,还在往下。惠比寿于是饶有兴趣地凑过去,问道。

 

“嘿嘿,前段时间设的赌局。小生在整理他们的赌注单子。”妖狐嘴上说着,手里的动作依旧是停不下来。

 

“噢?来来来,老夫看看。”听到惠比寿这么说,妖狐这回才终于是肯将手中的毛笔稍稍提离了那纸张几分,随后将单子朝惠比寿递去。惠比寿接过来,边眯着眼仔细地看着,边一字一字念出声:“以津真天小姐赌金羽一枚,小座敷赌鬼火八个,小桃花赌花酒数坛,青行灯赌独家八卦一则……这都什么啊。”惠比寿有些哭笑不得:“说起来,设的什么赌局?怎么全寮都惊动啦?”

 

妖狐谨慎地左看看又看看,像是担忧隔墙有耳,最终好不容易确定了这周遭除去他和惠比寿外并无二人,这才小心翼翼地将手放在嘴边,轻声朝惠比寿道:“还不是那神子大人,来了好几个月了,面没见着几面,平日没什么声响,不惊不乍的,与花鸟小姐的绯闻倒是惊天动地。小生本是与姑姑的私人赌局,赌那二人之间的进展走到了哪一步。哪知被越闹越大,现在可真是几近全寮都知道了赌局的存在。”

 

——爷爷您当时的八卦可谓是寮中霹雳啊,不然我们可不知道那大人对花鸟卷小姐还怀揣着这样的心思。妖狐思索了一下,决定还是将这后半句话吞入腹中,否则按着爷爷那性子,指不定得搞出什么乱七八糟的茬子。

 

无意中散布出八卦的惠比寿毫无察觉,反而笑眯眯地继续问了起来:“噢?姑获鸟猜的什么?”

 

“姑姑说他们已经手牵手了……小生是绝对,不信的。”妖狐摇头晃脑一番,语中满是自得。姑获鸟虽然是经验颇丰的长辈,可这风月事上的见解,终归还是比不上自己。

 

惠比寿觉着妖狐这信誓旦旦的模样很是有趣,不由得道:“那小狐狸,你怎么看?”

 

“自然是眉目传情,可又相互羞怯暗暗揣摩着对方心思的阶段啊。”妖狐得意洋洋地拿起桌上折扇一把抖开,道:“花鸟小姐是有些天然的性子,对情事一窍不通;而那大人冷淡疏离,一看便是同样没怎么经风月洗礼的人,真不知会怎么将花鸟小姐追到手。依小生看啊,他们这苦恼的样子,还得持续一段时间。”

 

惠比寿传来一个半信半疑的眼神。

 

“小生在这风月场上身经百战,千锤百炼也算是摸索出几分门道。这种事儿,可还难不倒小生。所以……嘿嘿,爷爷你可要投注?跟着小生投,准没错!”

 

“真是年轻人……”

 

惠比寿不由得嘟囔一句,嘴上说着,手已经是从兜里摸出一锭银子:“老夫不跟你投,全投一样的多没意思。老夫就随意押一把吧。”

 

最近寮里赌风与八卦之风盛行啊,这可不是个好迹象。

 

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头。

 

 

 

桃花妖面色凝重地走过来。

 

“成了?”眼前众人迫不及待地便围了上来,急切问道。

 

“成了。”她点点头,末了又补上一句:“脸颊。”她指了指自己的右脸颊,示意道。

 

“神子大人原来是这么矜持的一个人吗?”青行灯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一番。

 

“看两个人的反应,都不像是早就已经到了那一步的人呀……我觉得,或许还是妖狐先生说得对。”桃花妖说道,“今天才是他们各自知晓一番心意的时候,所以……”她顿了顿,没有再接着说下去,但话中的意思已是十分明显了。此时此刻的桃花妖苦着脸,可不正是心疼她自己赌下的那几坛正正开酿的花酒么。

 

听桃花妖这么一说,在场者也各自心中有数,不由得显露出各种不一的反应。首当其冲的便是赢下女孩子之间小赌局的萤草,小姑娘在一旁已是欢快地蹦了起来,连连喊着不远处孟婆的名字:“孟婆!孟婆!这次我赢啦,爷爷的蜂蜜罐子可该归还于我了。”

 

“等会!”孟婆被萤草突如其来的一顿点名吓得连碗带人一起蹦了起来,连忙喊道:“等会呀!”孟婆急得像是快要哭出来了,连声为自己辩道:“你别急呀!事情究竟怎么回事还不一定呢。毕竟,一目连、一目连大人他——”

 

正说着一半呢,孟婆却是突然愣了一下,自己停了下来,惹得身边的妖怪们都纷纷侧目看向了自己。而此时此刻孟婆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古怪的事儿,脑中转得飞速,已是无暇顾及周围的目光,过了好半晌,才喃喃出声。

 

“……一目连大人肯定不会骗人啊……那……他说的亲上了是,是谁?”

 

“嗯?小孟婆你说什么?”

 

青行灯在一旁听不清,便想着再凑前些去,哪知小姑娘的小脑袋瓜子倒是突然开窍,脑中一阵电光石火,随后终于是恍然大悟般拍掌叫了起来,惊得青行灯毫无防备地往后一仰。

 

这寮中能够八卦啊,可不止一对。

 

 

END

 

 

前两天荒总六星了,然后码的东西没保存来着……不知道摸什么贺文就随便摸个番外一样的东西混更吧。头疼实在摸不动,先睡为敬(bushi

然后,立个FLAG。这篇之后我就去好好学习,然后把书画组/白狼相关/叶蓝摸了。

 

 

17 Aug 2017
 
评论(1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