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分现场


  

*狗灯

*如图,最左边那只今天刚来…肉眼可见我的委屈与绝望。可能是他们想凑齐三对吧。作业都不写了气得我跑来摸鱼。

*设定觉醒皮是本体。OOC/BUG/脑洞有毒/标题乱糊

 

 

 

夏天总是充斥着聒噪烦闷的气息。

 

对于妖怪来说,阴阳师的结界不可谓不是一个避暑乘凉的好去处,妖伞一庇,大门一关,霎时间什么样的毒辣阳光都照不进来了,只要阴阳师不来扰,就是个休憩的好场所。对于难得在阴阳师手下放一个假的寮中主力大天狗与青行灯来说,自然是要抓紧一切机会躲进结界里好好享受一番了。

 

彼时落得清闲,青行灯躺在大天狗膝上,二人窝在凉爽的结界里边啃着手中西瓜,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大天狗说得正尽兴,一个不注意,便觉得像是呛到一般猛咳一阵。仰头看着他的青行灯不由得皱皱眉,率先伸手往他的后背拍了拍。

 

“悠着点。”

 

也不知哪位村民为了谢过阴阳师的帮忙,往寮里送了不少西瓜,阴阳师大手一挥,便让姑获鸟和几位妖怪一同将西瓜切好分了块,往寮中各处送去,他这避暑的结界里,自然也是分了不少,啃了大半天,桌上还剩着三分之一纹丝未动的西瓜块。

 

“他们怎么不来吃?”好不容易恢复过来,大天狗迷糊随意地应和几声,目光漫无目的地落在结界其余地方,不由得被不远处一妖一纸人吸引了去。

 

是幽蝶花舞和……那家伙应该是崇天高云吧。

 

“崇天高云不知道什么毛病,生着气呢。”青行灯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结界角落,便见着一身青衣的幽蝶花舞正蹲在地上,耐心地哄着地上还处于纸人形态的崇天高云,那平日高大的妖怪此时蜷缩在纸人身躯内,又是觉着满心闷气无处发泄,只能背对幽蝶花舞,面朝结界墙壁,气哼哼地抱着双臂不言一语。

 

大天狗露出一个不解的眼神。

 

青行灯耸耸肩,“你别看我,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自己的分身,你还不知道了?”

 

“谁说是我分身我就一定得把他的心思摸得一清二楚了?”大天狗一愣,语气微微有些不满。

 

青行灯还没来得及反击,便觉着结界外面突然抖了一下,震得她和大天狗面面相觑。另一边正莫名其妙闹着别扭的幽蝶花舞和崇天高云也显然是感受到了这突如其来的震意,一个停下了手上安抚的动作不解望向结界出入口,另一个则偷偷转过脸来,先瞄了眼注意力被转移了的幽蝶花舞,随后才慢悠悠地移到了结界壁上。

 

四双眼睛齐刷刷盯着声源,却没有另一声震抖再从外传来。

 

“……狗子,阿灯,迎人了。”

 

过了半晌,外面才慢慢传来阴阳师在结界外打完哈欠扯着嗓子朝里吼的声音。没等四人反应过来,阴阳师语罢,结界便随之裂开一条缝,青行灯还未嫌弃吐槽一番跟着这缝隙一同漏进来的热气,外面已是慢慢踏入一双木屐,再过一会儿,下半身、上半身都慢慢从缝隙中显现出来,最后整个人都露在了结界内的四人眼中。

 

——“来了啊。”

 

看清来者,大天狗挑挑眉。

 

青行灯眼皮微抬,显然也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随后重新侧过头来,不由得数落了一番大天狗:“你怎么又没管好小狗子?那家伙那么弱,指不定就被哪个小妖觊觎上了呢。万一被吸食了妖力魂魄,回不来了怎么办?”

 

“现在他不是自己寻回来了吗。”大天狗勾勾嘴角。

 

结界外走进来的,便是大天狗妖力最为微弱的分身之一。青行灯喜欢叫他小狗子——倒也确实皮,大概算得上是大天狗最喜欢四处乱跑的分身了。彼时被青行灯称作小狗子的妖怪也见怪不怪地朝四人微微点点头以示招呼,随后朝结界四周打量一番,大概是没见着熟悉的身影,显然露出一脸失落的神情,只好熟门熟路地便跑到结界角落的位置占着去了。

 

“幸好青灯不在,否则死皮赖脸地就黏上去了。”

 

“青灯?”青行灯皱皱眉,好半天才从大天狗的话中反应过来:“噢……你说她啊,被阴阳师招去做委派去了,可能过些时间才回来吧。”和大天狗一样,她最微弱的分身也是个四处奔走的主,当然,不是狗子那种皮,是阴阳师四处领着做任务跑出来的。

 

大天狗摸摸下巴,笑,“看他一回来见不着青灯那魂不守舍的样。”

 

“不见你跟我分开之后有这么想见我。”青行灯顺着话题清眉微拧,佯怒一番。

 

“你我皆非三岁小儿。”听青行灯这么一说,大天狗于是便一本正经地回应了一句,哪知这句话倒是气得本是玩笑话一番的青行灯心火一上头,一把塞了口西瓜到他嘴里便堵去了他的话头。

 

“狗子你可闭嘴吧。”她气结。

 

这种直男是怎么把到她青行灯的?不懂,不懂。

 

这边的青行灯和大天狗一番打情骂俏,那边的幽蝶花舞半蹲着哄了半天崇天高云也不见人家搭理,一阵心累腿也累,干脆大大咧咧地直接坐在了结界地上,叹了口气,吐槽起刚刚回寮不久的小狗子。

 

“我挺喜欢清风雅乐的啊。他怎么还不来……”

 

话音未落,便听着身侧小纸人发出一声声响,还没等幽蝶花舞转过头去,那纸人已是霎时间化作白衣黑羽的大妖,动作敏捷地一把翻转过身,反而是将幽蝶花舞咚在了结界壁上。

 

动静之大,惹得另一侧的三人都忍不住侧目过来了,见是崇天高云和幽蝶花舞之间乱七八糟的事情,又撇撇嘴,像是习以为常一般,又不约而同地转过头去,不再搭理。

 

倒是这边被突然壁咚的幽蝶花舞愣了神,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是崇天高云把她压在了墙边上,忍不住挑起眉来,冷哼一声:“崇天高云,你仗着六星就能欺负人了?”言下之意挺简单——我哄了你那么久都不见你搭理我,这莫名其妙的,还把我压着壁咚了算怎么回事?

 

崇天高云皱起眉头,紧盯着眼前同样对自己摆着脸色的幽蝶花舞,脸上神色变了又变。

 

“女人,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狗了?”

 

“清风雅乐啊。”回答之迅速,让崇天高云甚至怀疑这女人压根是看透了自己内心所想,早就计划好了来怼自己的。

 

“……那家伙穿得花花绿绿的,有什么好的?”崇天高云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你不也扎了个这么骚气的发型。”幽蝶花舞丝毫不示弱,毫不留情地反击回去。

 

“那边那家伙也绑的辫子,你怎么不嫌弃他?”

 

还在努力解决嘴上被青行灯塞来一块瓜的大天狗只觉得背后一道凛冽视线,一个愣神,险些没将还未完全咀嚼吞下的西瓜块一整个噎在喉咙里。

 

听着崇天高云这么一句不满,幽蝶花舞反倒是嗤笑出声,眉间原本被崇天高云惹出来的火气霎时消散无影无踪。她伸出食指,不轻不重地点了点崇天高云的额头。

 

“傻狗子,人家是你的本体啊。”

 

“……”

 

“还有,换个姿势。光天化日的,不大雅观。”

 

被傻狗子这么一叫唤,崇天高云只觉得脸上一阵迅速涨红。他甚至能感受到脸颊滚烫,至于幽蝶花舞后面说了些什么,早就自动屏蔽在了耳朵外,大脑一阵空白,过了好半晌,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似乎正把幽蝶花舞压得不快,又自知不妥地默默收回了动作,乖乖坐回了幽蝶花舞身侧。

 

结界另一边此时此刻唯一的单身狗终于看不下去了。

 

大天狗刚从崇天高云幽怨的目光中缓过神来,只觉得正面又是一道凛凛视线看向自己,忍不住浑身一抖。

 

“青灯什么时候回来?”

 

 

END

 


30 Aug 2017
 
评论(1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