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子大人家的龙今天也赋闲在家无所事事

 

*荒花

*一只龙的流水账吐槽

*脑子有洞……

 

 

 

写在前头,我的日记。最近一直没有时间好好写写字,大爪子拿起笔来总是有些潦草,看在我们朝夕相处了这么久的份上,就不要连这些小琐事都嫌弃了吧。想说的有很多,趁着主人这些天忙着策划约会,我也闲得很,就随便挑挑拣拣说些吧。

 

今天的我也是一条没有名字的龙。

 

或许很久以前我是有名字的,只是自我与我的主人相识以后,我便从未听过他对我以我的真名相称,这久而久之的,我便也早已忘却我那曾经的名字了。倒也罢,我反倒还担心我的名字会是个非常非常长的上古姓名呢,那念起来可是有些要命的。不过是个称呼的代号,于龙而言,可有可无。

 

至于我的主人,我似乎提过吧……他曾是名人类少年,后来成妖时与我相遇。他虽曾是名羸弱而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却被人冠以神子的名号,听说还有预言这等神力。这响当当的身份和技能,听起来可想而知地厉害。所以啊,当你问及我这样一个身份显赫尊贵的龙族,为何要追随一名曾是人类的妖,心甘情愿成为他的身后助者——那自然是他有愿意让我臣服的本事了。

 

当然,别的我不予评论。尤其是在人类的情感问题上。

 

主人的智商那肯定是毋庸置疑的了,但是主人的情商让我很捉急。身为他战场上的得力助手,在主人的终身大事上,我居然帮不上什么忙,这让我很苦恼。

 

我和隔壁风神的龙,还有那位阴阳师大人的龙,玩得很来。或许是因为我们是同族的缘故吧。当然了,整个平安京我所知的,也就不过我们三条龙罢了,似乎也没有什么别的龙可以勾搭。

 

噢……那个涂着奇怪妆容,长得与阴阳师大人如出一辙的家伙,好像也有条黑得发紫的龙。

 

不过自古正邪不两立,那家伙长得就像个反派。他不大跟我们厮混,我们也不屑于拉他入伙。

 

只不过后来,阴阳师家的龙不知从哪儿学来了一套人类打发时间用的玩意儿,粗糙厚大的龙爪上整日捣弄着一叠小小的纸片玩意儿,看起来让龙摸不着头脑。他也不屑于朝我和风神家的龙解释一番,整条龙简直像是偷喝了酒吞童子葫芦里的酒一样一反平常模样。直到有一天,那家伙终于忍不住了,朝我和风神家的龙挑挑眉,龙须跟着晃了一晃,紧随而来的就是一句不正经的轻佻:“打牌不兄弟们?二缺二。”

 

……那家伙也是厉害得可以,厚着脸皮就把那浑身黑紫黑紫的家伙找来了。

 

后来阴阳师一度在出战时寻不到他家龙的身影,我歇在主人身后抬抬眼皮,也不知该不该朝阴阳师大人指条明路,顺道把正躲在后院打牌的那家伙出卖了去。

 

哎呀,总之,那家伙可蠢了。除了在打架的时候能摆摆龙尾晕一下对面的敌人,他还能干些啥?你没见到他自从跟了阴阳师后都胖了一大圈吗。——嗯嗯,当然了,这些龙的生活日常没什么好记录的,毕竟我觉得自己挺直的。

 

说到那位阴阳师……我觉得是时候把话题绕回我的主人了。他才是我的重点。

 

记不得是什么时候认识他的了。龙的一生很长,在如此漫长的岁月里,我不可能浪费脑子在记日期这种愚蠢的事情上。不过,我和他的第一次见面,却是历历在目。

 

那时候,我的主人还是个小小的少年,眉目清朗,其间已是隐隐透出了强大之人的气场。我从海中救起这个已经被海水呛得半死不活、晕得不省人事的小孩儿后,费尽心思替他生起篝火,还亲自往海里抓了条鱼给他烤了吃,从白天等到黑夜,他才慢悠悠地转醒过来。我至今记得他第一眼看向我的那个眼神,清亮而带着少年气的执拗,让我龙须一颤,下意识地便认定了这个小孩儿。

 

那夜星光满天,我看着我未来的主人,一时感慨万千。

 

那么好看的小孩儿……我怎么知道他长大以后会是个一根筋,呸,是个死脑筋啊。

 

就拿前阵子的事儿说吧,那个天狗族的妖怪与另个面容清丽的女妖,因一场可遇不可求的流星雨而成就了一桩好姻缘——可真叫人羡恨。过了几天,我的主人不知道是不是吃了什么刺激,突然大半夜的跑到别人姑娘家的屋里,朝她发出了一起看星星的邀请。我当时躲在小姑娘院子里的树后面,差点没被这个不争气的主人给气死,爪子在树皮上狠狠挠了三道深痕,才硬是忍住没让自己冲出去拖回这个傻主人。

 

那小姑娘脾气也是好,看着那夜万里无云的好天气,竟也笑眯眯地答应了主人的邀请。不过,她还是理智而礼貌地朝主人询问了一番,大抵上是去哪儿赏星星之类的问题。

 

我瞄见主人稍稍将脸侧到一边,显然是害羞了,只不过语气还是万年不变的冷淡:“若你不嫌……可入我幻境一游。”

 

嗯……?那玩意儿不是打架的时候才派上用场的吗?

 

我怀疑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

 

为了避免整个阴阳寮在夜深入梦之时被我家主人的人造流星雨毁于一旦,我还是冒着被主人揍死的风险猛地冲了出去,及时制止了主人这个不理智的想法。

 

……后果可想而知……主人的约会计划被我搅黄了,他因而狠狠瞪了我一眼,三天也没理我。

 

不过没关系,主人满心想着约出去的小姑娘还是很照顾我的。自从听说我被主人冷暴力处理以后,她便时不时地便跑来主人的宅子里,想方设法地修复我和主人之间的关系。或许这也算是给主人助攻了一回吧——平日可不见小姑娘跑咱们这破地方跑这么勤——总之三天后的主人,心情恢复得很不错,当天还给我加了一回餐。

 

说回这个小姑娘啊,她也是个妖,比较稀奇的是,她是由一幅画卷化身而来的物妖,因此她常年跪坐于一幅好看的山水画卷之上。听说那卷中也是别有一番世界,让龙心生向往,忍不住地想要去窥探一番。

 

你还别说,小姑娘长得可真是和画里走出来的一般好看。

 

画妖小姑娘是好几个月前,被阴阳师从一场大火中救回来的。那是京都一户大户人家,不知缘何烧着了自家房子,火烧得京都彻夜光亮,阴阳师带着几名式神前去救火,回来时,便捎带回了彼时奄奄一息的小姑娘。她的画卷边缘被火烧及,残破几分,这种灼烧之痛想想便疼得很,还未能完全控制自己妖力的小姑娘只得躲入画中休养生息。我也是在她来到寮里的好几日后,才随着主人见着了她的真实容貌。

 

如寮中传言所说无差,是个好姑娘。我窝在主人背后不自觉地便想朝她那儿看去,怎知这回主人比我更主动,在我冲出去之前,便率先朝小姑娘伸出了手。

 

看我主人偷偷打量人家姑娘那小眼神,怕是已经将自己的心思出卖得一干二净——有生之年啊,我的主人竟也能领略一番什么叫做一眼终生。

 

我不知道主人对她的第一印象如何,反正啊,我觉得画妖小姑娘长得可真是好生俊俏,眉眼弯弯柔柔,教人一眼都移不开。那日主人也只是与她匆匆打了个照面,互相介绍问候了一番,往后便难以见着了。不过,我倒是挺闲的,常常会去小画妖那儿晒晒太阳,这久而久之的,和小画妖也算是成了好朋友吧,我误打误撞地,竟也在她那儿摸出了几分不得了的八卦消息。

 

……只可惜我的主人不开窍。

 

直到好多好多天以后,平安京的初春被盛夏所替,忙碌的主人才逐渐清闲下来,与小画妖约着一同外出游玩一回归来后,他整个人都像丢了魂。

 

“她……怎么样?”有一天下午,他坐在我身边,像是在问我,又像是自言自语。知主人者莫若我,语中所指,我倒是一点心思都不费地便猜了出来。

 

我把下巴搁在怀里的陨石上面,被盛夏的太阳晒得有些恹恹,只得抬抬眼皮望向他,算是给他个回应。

 

很不错啊。我想回答他。

 

龙一生的漫长岁月,见的人多如繁星,可如她那般好看性格又极好的小姑娘,实在是少见得不行。

 

“……我也觉得。”常年相伴左右磨出来的默契总算是没白费。他就这么看了我一眼,便明白了我的心思,随后轻飘飘地叹了口气,不知是在苦恼什么,很快便消散在闷热的风中。

 

“……”

 

似乎是上天也眷顾我的主人,在此之后,他和小姑娘相处的机会越来越多了,无论是一起出战,还是寮中大家有意无意的撮合,都让他们走得越来越近了。我主人那个冷淡脸,居然也会在小姑娘面前露出或是害羞或是温柔的笑。

 

天啊,看得我目瞪口呆的。

 

我觉得我的主人想追她。后来的种种也证明了我的想法十分正确。

 

但是……

 

但是……像我前面所说的如开幻境看星星这种乱七八糟的追求方式,他做出来的实在是不计其数。我身为一只龙,我都看不下去了。作为主人的得力助手与忠实伙伴,在他陷入困境时,我应该及时提醒他才是,只是看他那副陷入恋爱漩涡不得自拔的样子,我真怀疑此时此刻半个寮的人来劝他都不一定有成效。

 

算了吧,我主人情窦初开,原谅他。

 

可是令龙生难受的事就是如此。我的主人并没有像我一样大度宽容,相反的是,他在听信了寮里某个女妖有关追女孩子的一面之词后,觉得很是在理,立即拉着阴阳师去京都里定做了一件新衣裳捎带一个骷髅头,回来时就抛弃我了。

 

我极其不解,于是跑去问那始作俑者的女妖。那女妖言之凿凿,说是新衣裳新面貌,焕然一新的主人能更加吸引小姑娘的目光。

 

而阴阳师家的龙猜测说,抛弃我一定是因为我和他那新衣服的颜色不搭。

 

至于风神家的龙,更是离谱,说全都是因为我整天抱着个球不撒手,所以主人才嫌弃我。

 

为此我很想揍他。然后我就这么做了。

 

那才不是什么球。那是陨石好吗?

 

我很难过。

 

好歹我也是条血统高贵的龙啊,后来主人带回来取代我的那个骷髅头有什么好的啊?真是愁死了。我对主人的审美表示强烈质疑。骷髅头这种东西,多容易吓着小姑娘啊。

 

我一时气结,可主人似乎对那身衣服欢喜得很,一时半会算是换不下来了。我只好在和那几条不务正业的龙一起打牌之余,跑到那儿画妖小姑娘屋子里说说委屈一诉衷肠了。

 

嗬,你别说,她那儿小鸟儿可真多,还都挺欢迎我的呢。

 

画妖小姑娘有双明眸善睐,那双墨潭像是会说话一般灵动。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小姑娘本人也是会读心一般,总是一下子便能猜中我心中所想,见我委屈得说不上话来,便在一旁细声细语地安慰我,让我舒心不少。你别说,这猜心思的准确度都快赶上我和主人的多年之交了。我惊叹之余,愈发觉得主人这看人的眼光不错。

 

小姑娘是个温柔的人。或许是和她那堆小鸟儿相处久了吧,她那喜欢爱抚鸟羽的习惯,也不自觉地便放在了我的身上。我趴在她身边,任由她轻轻抚着我的龙鳞,加之阳光慵懒,别说是人了,龙也止不住地想打瞌睡。每每这时候,我便能听到小姑娘在一旁轻轻地笑起来,像银铃般好听。

 

这待遇,可是我跟主人这种糙汉子一起享受不到的。唉,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不过这样的好日子也没持续多久,几天之后主人就默默地把衣服换回来了。老样子的装备,我也顺理成章地从赋闲状态中脱身,再次跟随于主人左右,和他一起出战杀敌。虽然也没几次。不过老实讲,主人把那骷髅头压箱底以后,我觉得美滋滋的。

 

这大概就是重新受到重视的感觉吧。

 

听风神家的龙说,是那画妖小姑娘和主人有意无意地提了一句,大概是说着什么以前那一身更好看一类的话语罢,我的主人于是就这么傻乎乎地把衣服换回来了,哪管什么撩妹大法好,哪管什么衣裳贵重,哪管什么阴阳师的钱袋,无非人家一句话的事儿。

 

天啊,我真是喜欢那个小姑娘。我甚至能想象出她和主人在一起以后,我能被她养得比阴阳师家的龙还胖的模样。——不对不对,就冲主人最近这找人约会的频率,赋闲在家的我已经能养出一身膘了。

 

人家似乎还有个特别美的名字。

 

嗯……没错,花鸟卷。

 

那我重申一遍,我真的喜欢小花鸟。

 

 

 

嘘,虽然主人听不懂龙语。

 

 

END

 

 

14 Oct 2017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