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潮 · 二

   

*荒花

*我流警局paro

*食用说明与前文

 

 

 

第二章

 

撇开别的不谈,荒对花鸟卷的第一印象其实很好,衣品气质皆相宜,举手投足彬彬有礼,无论相貌还是言行举止,都是让人无论如何也讨厌不起来的类型。

 

如果不是她清晨在案发现场出现得太过突兀,加上自己与青行灯的胡乱猜测导致的主观排斥——他甚至极有可能会亲自邀花鸟卷去喝一杯咖啡,为她及时带来有关信息并帮助缩短了确认身份的时间而表示感谢。

 

当然,他是绝对不会再提起自己在早上听过花鸟卷一番解释过后,脸上不动声色的窘迫与尴尬。

 

毕竟这事儿怎么说都是自己对人家的态度不好在先,听当事人有些哭笑不得地解释完当时情况之后,局里乃至整座城里都板着一张脸威名远扬的刑侦支队长,自然是拉不下脸来再去与人家道谢道歉了。

 

“大天狗什么时候回来?”

 

“他?不清楚,明后天的事吧。”

 

回到局里的青行灯窝在键盘前噼里啪啦,回答身前上司的问题也显得心不在焉。过了好一会儿,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慢悠悠地从电脑前抬起头来,困惑地看向在自己身前的荒:“怎么了,没急事吧?”

 

“……只是问问。”

 

见平时面不改色怼人的荒队也露出了一副难得的窘迫神色,青行灯眨眨眼,不一会便理出了个所以然来,一下子就乐了。

 

“我知道你不擅长交际,荒队。但你也不能指望狗子那家伙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局里最出名的面瘫就是你们两个。说真的,荒队,今早的事还是你态度不好呢,趁这个机会跟人家道个歉,再你一句我一句地聊聊,不就聊熟了嘛。”

 

“……那你……”

 

“哎,别指望我。我可是提醒过您的。自己的锅,自己背去。”难得看到荒在自己面前吃瘪了的样子,青行灯可是开心得很,憋着笑一本正经地便要将荒往待客室那儿赶。

 

“别让人等急了,荒队。”

 

 

 

“请进。”

 

屋内传来轻柔的女性声音,荒放下叩在门上的右手,转而前去拧下手把,随着啪嗒一声,他稍稍用力将门往前一推,待客室内的一物一件皆入眼帘。

 

身为一名从毕业后便在这栋建筑物里摸爬滚打的前辈,年轻的他在Y市警局工作也算是有好些年了,但这待客室向来是不常涉足的,因而这地方对他来说还是有些陌生。毕竟在他们这个队里,支队长和副队都是不善言谈潜心扑在案子上的工作狂,这类拂袖善舞的工作,便尽数交给了擅人际的青行灯。

 

此时此刻花鸟卷正坐在待客室左侧的椅子上,见荒随着开门声走进来,连忙挥了挥手中的资料夹,朝他打了声招呼:“荒队,您来的正是时候。”

 

“被害人的身份资料调出来了?”

 

见她点点头,荒于是不再说什么,大步便朝花鸟卷身旁的位置跨去。身子刚刚沾到椅面,便迫不及待地想接过花鸟卷手中的资料夹一看究竟,刚刚门外思索大半天的什么道歉道谢——早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花鸟卷也会意得很,立即将夹子展开,边朝荒递去,边在一旁叙述起来。

 

“被害人名为唐纸伞,S市生人,今年32岁,无业。经与S市警局及唐纸伞下榻的那家旅馆的确认后,我们确定我们所要追查的那名犯罪嫌疑人,就是这个在Y市被抛尸弃野的唐纸伞。如果荒队对结果不放心,大可等候DNA的比对结果。”

 

荒的目光停在了眼前唐纸伞的脸上。

 

他的脸是典型的上尖下宽,一双颇有标志性的下垂眼从里到外皆透出阴郁沉沉的眼神,就连嘴角也垂拉下去,明明只是一张照片,却仿佛能看出照片中人强烈的消极与颓废情绪。

 

这是他第一次看清他的脸,甚至和想象中颇有差距。

 

他摆摆手,“既然你们荒川队长已经调查得这么清楚,就不必再浪费时间等待检验结果了。”

 

花鸟卷于是止了话头,有些困惑地看向他,像是惊异于荒这短短几个小时间,前后态度便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正和人家谈着案子,忙又接着刚才的话继续下去:“唐纸伞无妻无子女,父母早年离异后他便跟着父亲一起生活,只不过老人十年前便撒手西去,只留他孑然一身。”

 

“他人缘如何?”


“市井酒肉朋友挺多的,听说在街头混混里也算是小有名气。荒川队长已经带着人去寻他的几位朋友走访了解情况了。”

 

唐纸伞的底子不算干净,甚至可以说是劣迹斑斑,算得上是Y市看守所的一名常客。只不过他犯案虽多,实际上多是些偷砸抢劫之类的小案,进进出出看守所皆屡教不改,每每都是处以十余日拘留后,便又放出来逍遥快活了。

 

因而荒很快便将手上的资料夹翻阅完毕。他随即稍稍后仰靠在椅背上,双腿叠起,十指相交,偏过头看向一旁的花鸟卷:“花鸟小姐能说说那桩盗墓案,以及唐纸伞与其的联系吗?”

 

她点点头。

 

“三天前,即十二月一日,该案被害人唐纸伞伙同另外两名犯罪嫌疑人,对S市市郊的一处古墓进行盗掘,窃得涉案文物数件,文物所教授预估的涉案金额近五十万,其中包括汉代年间的青铜雕塑、书画及铜器陶俑等。这墓主人是汉年间当地一家巨商富贾,虽不及帝王家的华丽,但文物价值都相对较高,对于盗墓贼来说,也算是满墓黄金了。”

 

“这伙人撬了墓后便带着各自的分赃文物分道扬镳,其余二人北上,唐纸伞则是一路逃来了Y市。经现场勘查调查后,荒川队长将唐纸伞锁定为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并派了两名便衣追击监视他的行踪,得知他一路跑到Y市来了,便与贵局打了招呼,希望必要时候你们可提供协助。逃来Y市的前两日,他都没有离开下榻旅馆,荒川队长意欲利用其找到文物倒卖的黑市线索,便没有立即实施抓捕,谁料昨日唐纸伞趁着空隙,偷偷出了旅馆,彻夜未归,再听到他的消息时,已经是成了一桩命案了。”

 

荒挑挑眉:“两名便衣?荒川队长还真看得起这个盗墓贼。”

 

“在这件事上,确实是我们考虑不周……由于该案与文物所失窃一案是同一天发生的,相较而言局里更注重后者,便疏忽了这边。”

 

“那文物所一案可有进展了?”

 

花鸟卷摇摇头,“很可惜,目前为止……并没有发现什么重大线索。比起这起盗墓案作案人的漏洞百出,文物所的案子更像是经过了十分熟练而精密的策划,极有可能是惯犯。”

 

“荒川队长的业务能力下降了很多啊。”荒耸耸肩,伸手拿起桌上放置已久的纸杯,凑至唇边轻抿一口:“不过话说回来,花鸟小姐并非在编警察,那么在S市警局里是以什么身份进行工作呢?”

 

“诶?”

 

被荒突然抛来的问题弄得有些迷糊,她思索了好一阵,却还是不怎么确定的样子。

 

“坦白说,我也不太清楚自己的定位。您就……当我是名顾问吧。S市是历代文物遗迹最集中的城市之一,因此类似文物相关的案子并不少。荒川队长说,与其次次去文物所麻烦我们,倒不是直接找个常聘的顾问随叫随到便好。”

 

她说着,忍不住皱皱眉,抬起手轻轻打了个呵欠,显出几分奔波的困倦。

 

“……花鸟小姐是今天凌晨接到消息后,才匆匆赶来Y市的吧。大可回住所休息一阵,等搜查结束过后再来进行鉴定也不迟。”

 

待客室的暖气开得足,甚至让花鸟卷觉着有些暖和得过了头,使得人昏昏欲睡。

 

“啊,”荒的一番话倒是让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花鸟卷微微睁大眼睛,对荒的言下之意连连摆手,“我不要紧的。荒队如果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请尽管叫上我就好。”

 

手中纸杯里的水快要见底,荒轻轻摩挲起杯身,对眼前女孩子之于办案走现场的精力有些诧异,但他并未多想,警局常年工作形成的果断性格使他很快便朝她回道:“那午餐过后,就请花鸟小姐随我去唐纸伞下榻的宾馆走一遭吧。”

 

他说完,随即起身打算离开。

 

提起现场勘查办案,花鸟卷像是立即来了精神,仰头望向他的眸子里恍惚有隐隐的星星,又像是带有学生时代时小学妹对同校学长般的崇拜:“早前便对荒队的行事作风及刑侦能力有所耳闻,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

 

正喝着杯中最后一口水的荒队被猝不及防地夸了一遭,显然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险些便呛着自己。

 

此时此刻的荒觉得,这小姑娘真是天然得有些缺心眼。如果不是挂着文物所及痕迹鉴定科双重顾问的身份,他才不会将她与心思缜密这类词联系起来。

 

当然了,今天只不过是他们所见的第一面。日后会不会见到这个顶着惠比寿教授门下爱徒名号的女孩子的另一面,荒说不准。

 

正欲告别转身去重新投身案卷之中,荒却突然又想起什么一般,步子猛地一滞,又将自己转了半边的身子强行扳了回来正对着花鸟卷——与她谈了半天案子,他差点儿就忘了自己还是带着任务进来的啊。

 

青行灯把自己赶进待客室前是怎么教的来着?

 

“那个……”荒轻咳一声。

 

花鸟卷露出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

 

“今早在现场,一切都是工作需要。如有冒犯或使花鸟小姐感到不快的地方……还请原谅。”

 

花鸟卷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是他好不容易憋出了句道歉的句子,意指他今早过于咄咄逼人的警觉态度。她终于是忍不住噗嗤一声,朝荒摆手道:“我并不介意,也请荒队不要放在心上。日后还需荒队多多指教才是。”

 

“那,合作愉快。”

 

寻人道歉的话语总算是说了出口,荒如释重负。念及今后各自案子也有所牵扯,他于是主动朝花鸟卷伸出手去。总是喜欢不苟言笑的支队长弯弯嘴角,勉强露出了一个算是友好的微笑。

 

花鸟卷没有多想,也将手伸前来握住。

 

比今早握着的时候暖和了些。他想。

 

还没等荒再说些什么,待客室的门外便砰砰响起一阵急切的敲门声,又等不及屋里的人开口,门外的人已是拧开了门把手,急急忙忙地走了进来。

 

是萤草。

 

她那身法医工作时的白大褂与手套口罩还未脱去,露出的一双眼眸清亮,那双眉却是紧紧拧在了一起,像是碰到了什么百思不得其解的难题一般。待到目光寻见室中央的荒队后,才后知后觉眼瞅着自己来的时机不太对劲——这待客室里的两位还杵在原地,握着的手都未松开——萤草的眉毛又古怪地挑了挑。

 

不对,还是正事要紧。

 

她一把扯开白口罩,小女孩清清细细的嗓音下一秒便响在空阔的待客室内。

 

“荒队,有件很奇怪的事。”

 

 

TBC

 

03 Nov 2017
 
评论(1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