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缓

 

*荒花(荒/花鸟卷)

*突然萌上的CP,所以应该很多OOC请慎入,我只想看他们谈恋爱。

*快一年没动笔的那种咸鱼,文笔退步很多,lof第一篇文给荒花。

 

*大概十章左右的长度,但不确定。放出来是因为我觉得开个坑会比扔在文档里更容易鞭策自己码文(不存在)。

*所以慢更自嗨。

 

 

 

 

 

花鸟卷的院子里总是种满了各种各样的奇花异草,放眼望去郁郁葱葱一片,其中又掺杂着星星点点五颜六色的花骨朵儿,正候着春日暖阳悄然开放。

 

荒的屋子离花鸟卷的居处并不远,隔着一条青砖小路。有时候他打开窗户,就能望见那一方庭院的光景。

 

他偶尔路过那个花香四溢的院子,但更多的时候,却是院子的主人前来拜访他,带着同样沁人心鼻的一身花香。

 

“荒大人。”

 

伴着几声清脆欢快的鸟叫,少女清软的声音从屋外传来。

 

正如此时。

 

画卷轻悠悠地飘在半空,少女从卷中探出半个身子,冬末初春的风还有些寒,她便披了件玉白色的袍子,青丝如瀑,只一枚简单的发髻加以装饰。白皙好看的脸上粉扑扑的不甚如常,不知情的倒当是她一路小跑过来了。荒不露痕迹地瞥向她那浮空的画卷,随即再次垂下眼来。

 

“荒大人,近日感觉可还好?……睡得好吗?”

 

她在离他半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一边逗着手上的鸟儿,一边朝荒问道。自荒入寮以来,她一直是负责诊治他的式神,哪怕他的伤口早已痊愈,她也常来探望;偶尔有阴阳师的出战任务,亦是他们一同组队。这样一来二去的时间久了,花鸟卷倒成了荒在寮中最熟悉的式神之一。

 

“如常,一夜无梦。”他坐在藤椅上,目光直直盯着手中书卷,似乎是不愿再理她半分,过了半晌,见对方亦未言一语,又倒是先沉不住气地开了口:“脸上……是抹了胭脂?”他不太懂这些女孩子家的东西,但常能见到寮里别的女孩子梳妆打扮,倒是迷迷糊糊听来了几个词。

 

“胭脂?”沉心于逗乐手上的鸟儿,突然听见荒这样问,忍不住有些疑惑,右手覆上脸颊,过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般道:“大概是刚刚在画境中与鸟儿玩耍,总是抓不到它们,然后有些喘吧。”她咯咯地笑起来,“总待在着画卷中,身子比起寻常姑娘倒是弱了许多呢。”她笑起来好看极了,声音也甚是好听,银铃一般让人欢喜。不一会却突然停了下来,语气间有些遗憾一般。

 

“常年居在这画卷之中,哪儿有胭脂水粉的用武之地呢。”她到底还是个女孩子,只是能离开画卷的次数不多,盛装打扮这种事儿,大概是千年一回了。

 

“……麻烦。”低声嫌了一句,荒忍不住又瞄了一眼她的脸颊,果真如她所说,此时脸色是不像方才那样红了。

 

“不过,自当是女为己容。”她轻轻叹了口气,停下了手上一直抚摸着鸟儿翅膀的动作,任它从手中飞了出去,在荒的屋前啾鸣盘旋。她转而是篡着袍子衣角,想说些什么,但又有些羞于开口。最后是荒实在被盯得疑惑,抬头望向她,方才糯糯地开了口:“大人,明日……我要随晴明大人出门,大概两三日的样子。这几天,我拜托了惠比寿爷爷或是桃花妹妹,他们会代我来照看您。但……总觉得还是很担心荒大人呢。”

 

神明之子感觉自己的眼角不露痕迹地抽了抽。她是担心什么?又不是每天都来照顾他,再说了,他又不是孩子,活了那么久的妖,哪还能有自己照顾不了自己的道理。

 

不过……“和晴明出去?往常他不还带上我的么。”

 

“是委派任务啦。大概是去平安京近郊的村落帮忙照看一下那边的孩子。他们的父母不在身边,总归是要有人去帮忙看看的。不打紧,只两三天就回来了。大人,这些天我不在寮中,若身体有不适之处,请一定要告诉爷爷或是妹妹们。”

 

这种事……不应该交给姑获鸟吗?还有,她哪来的一副自己离了她就活不了的样子?

 

没有把自己的腹诽讲出来,他轻咳一声,觉得自己大概是对她稍稍温和了几分的缘故,旋即冷声道:“……我无需你操心。”

 

一时被噎得有些发慌,花鸟卷窘迫地将身子缩回画卷几分,目光时不时落在荒的身上,但却惧于眼神相触,只在他低头盯着书卷时,才悄悄地望上几眼。她自觉自己做得隐蔽,荒却半行字句没能看进去,满身心都是她的目光,落在他的头顶,他的身上,他的手上,像猫爪子轻轻挠着他的皮肤,痒得很。

 

这家伙,大概是想说些什么,但就是不敢直接说出来。

 

隐去自己的怒气与不满,他倒是想看看,她什么时候才敢开口。

 

不知过了多久,怕是自己脖子都僵得难抬起来,身前少女才小心翼翼地开了口,语气中带着几分迟疑与期待:“……荒大人,我听阿灯他们说,待我委派结束回来的三日后,京都有场初春灯会,不知……”

 

她顿了顿,深吸一口气,“不知大人可否陪小女子去京都赏玩一番……?”她的眼波盈盈,似是向他递了一纸温柔的邀约。可惜那时眼中映着的人正僵直着身子紧盯书卷,错过了这样的目光。

 

他皱了皱眉,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正抬起头活动了一下脖子,还未说些什么,便撞见花鸟卷脸上一片羞红,甚过任何胭脂装点。那样的害羞性子,终究是一语落下后就钻进了画卷里。“大、大人您不必现在回复我……我先回去了。”隔着卷子传来的声音闷声闷气的,画卷主人边说着,边调转画卷的方向,跌跌撞撞地往自己的小院寻去。

 

像是一个鼓起勇气要糖的孩子,最终却是觉得自己羞赧,落荒而逃。

 

荒静默半晌,看着那迷迷糊糊找不到方向,浮在空中乱撞的画卷,兀自叹了口气。

 

她就不能留条缝?

 

画卷闭得这样严实,哪里看得到路。

 

 

TBC

 


28 May 2017
 
评论(15)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