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吃荒花粮,求投喂。

昨天摆完那几张图以后,基于原曲本身的歌词脑洞,然后就花了一天粗糙地把整首的洞给填了。非常粗糙毫无技术可言,只能用来圈地自萌割肉吃粮。

这个PPT是我一年的产量。

13 Nov 2018

每天回家都看到妻子在装死

记一下沙雕脑洞

12 Nov 2018

如刹

*荒花

*摸鱼初见,偷偷算作521的小贺文。

*bug预警


01.


那位大人到来的时机不甚好。


恰逢阴雨连绵的时节,檐角雨水滴落不绝,往日平坦干爽的草地被雨水冲出大大小小泥泞的坑,庭院正中的那棵樱花树也不堪风雨,好看繁盛的花瓣在大雨磅礴的冲洗之下飘洒了一地,只留得枝干尚算强硬,在风中恹恹垂息。


就连平日里总爱四处乱跑蹦跳的小兔妖都在这难耐的阴雨天中显出几分颓靡,整日趴在窗台边唉声叹气,盼着雨过天晴,念着集市上的糖与花。


那位大人就...

21 May 2018

岸潮 · 七

*荒花/本章狗灯有

*我流瞎瘠薄写警局paro

*给大哥们认错,这是真的第七章。


第七章


她小心翼翼地提起裙摆,露出女孩子白皙纤细的脚踝。


那身晚礼服剪裁恰好,合身得颇有几分量身定制的意味,酒红的丝绸面料光滑柔软,和侍应生手中的红酒杯遥遥相应,在灯下衬得她脸色红润。女孩子看起来年纪尚轻,身边革履西装与裙摆曳曳来来往往,别人多是见惯了这样的酒会场合,偏偏对她来说陌生得很,在这偌大的大厅之中,似乎总有几分不适应。


所幸她四处寻着人的目光总算...

26 Apr 2018

二月十四不许追星

*荒花

*假的情人节,假的贺文。瞎写和迟到是真的。


事实上,荒并不怎么喜欢二月份。


暂且抛开北半球正值深冬的天气不谈,囊括了各式各样节日的二月,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忙碌而让人晕头转向的存在。更别提荒家中最近接踵而来的各种古怪事情——不仅让他疑心大起,因此而造成的过分焦虑,更是猝不及防地打乱了荒先生规律正常的生活作息。


这么想着的时候,荒颇为头疼地抬手揉了揉左侧太阳穴,另一只手则拿着钢笔在手中转了一圈,停下时,笔尖正好对准纸上日历的14号。


今天……是个有点特殊的日子...

15 Feb 2018

分享一款冬日情人节上新甜品,双荒夹心四季卷。

每一口都是不一样的狗粮味道。

好想把这个脑洞画出来……可是不会画😭😭

15 Feb 2018

*荒花

*式神告白季相关短小摸鱼


荒大人,见信如晤。


想必收到信件的您一定很惊讶吧,毕竟对于我们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常见的交谈方式。可是有时候我也会觉得,这样在信纸上的来往,似乎更符合我们之间的相处。


啊,我不是在说和大人在一起的时候会很紧张啦……


其实写这封信的起因,应该是因为阴阳师大人。或许您也收到了吧,是一封满载着爱意的信呢。大人他前几日特地抽空出来,给大家都写了不同的信。刚刚童女也叽叽喳喳地拿着她...

12 Feb 2018

岸潮 · 六

*荒花

*我流警局paro

*其实我真的很爱藻哥

*月更进度终于摸小手了


第六章


玉藻前素来喜静喜净,这一点,就算是退休多年,也在他的居所中可见一斑。


虽说是名退休刑警,可实际上玉藻前的年纪并不大,真要说起来,也不过是三十余岁,正值一名警察的大好年华。他本是极有天赋的一名刑警,破了不少大案迷案,被上级看做局里的重点培养对象。可世事无常,他因私早早便辞职退休,转而为谋生踏上了经商之路,警界由此失了名极佳的探员,这不得不让人感慨遗憾,唏嘘不已。...

21 Jan 2018

Lof也想发一发!

六个庭院皮肤,四季四景,还有初始与温泉。


从春到冬,我携你见得那暖春的肆意花开,夏时丛间的蝉鸣萤火,人间丰收季上的漫天华枫,还有冬日庭上白雪皑皑。

再从满树樱落至温泉氤氲,闻得夜时花香与泉水细淌。


我一直陪着你。

先磕一波猫系卷和犬系荒,圆我一个铜矿心愿了。
每天打开阴阳师吸一吸。

03 Jan 2018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