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有关圣诞的二十五年记忆

*荒花

*青梅竹马

*假装是个应景的圣诞礼物,节日快乐。

*两小时摸了快7k字,惊了我……希望质量不会太差。


第一年,荒还不懂圣诞节为何物。


他被他那满是童心且尚为年轻的父母一通打扮,懵懵懂懂地便穿上了一身厚厚的红衣装,被打扮成可爱的迷你圣诞老人,在婴儿摇篮里呼呼大睡,手上还拽着本该在自己脸上挂着的假胡子。梦里有牛奶,蛋糕,鱼松饭团,烤翅,还有一阵带着几分奇异香气的奶香味。


他循着这近在眼前的味道抽了抽鼻子。


而后像是有什么东西抓了抓他的脸,像是什么东西的小...

25 Dec 2017

寮群发的,据说是荒和花鸟卷未采用的设定。
我!!!爆炸!!!

21 Nov 2017

   
*荒花
*我,爆炸。截图截得捂住心口嗷嗷叫。虽然没什么技术含量,但这也许就是CP粉的日修吧。
*忘记清体力和经验了,请选择性忽视吧。


P1P2结婚照即视感好吗!给你们表演达摩烟花。


“荒先生,拍照的时候不要闭眼噢。”

“这是我夫人花鸟卷,如果你动她,我就开幻境砸流星揍你。”(等等)

“没人的结界是个好地方,要做点什么才可以。”

“夫人沉迷逗鸟无心搭理在一旁的先生怎么办,在线等,很急,非常急。”


啊啊啊啊啊他们真的好相配好好看啊,无法自拔。就算有...

24 Aug 2017

缓缓

*荒花

*完结解放——

*先顶上OOC与烂尾的锅。



平安京的初春总归是喜欢夹杂着几分冷意的。


倒也不是十分严寒,较之前些年降雪的京都初春,今年已是暖和许多。但那个扛着鲤鱼旗的老人却总是嚷嚷着天气糟糕,明明已是春天,却依旧无甚回暖的迹象,他唉声叹气着自己这老胳膊老腿的,迟早得开春前又冻坏一回,于是便借此窝在屋中的暖炉边上,腿上盖条小毛毯,品品茶打打盹,就这样逍遥惬意地过去好些时日。


正从膳厅那儿捎来吃食的荒,此时此刻便是见着这样一番场景。...

30 Jul 2017

故梦

 

*荒花

*迷一样的OOC及私设。8k左右的胡言乱语,一发完。

*这个脑洞本来想写成长篇,或者是我家荒出生时的贺文→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山口叔父从集市上带回来一幅画。

 

画是一幅水墨画,上面有着青山袅袅,绿水迢迢,有一美人亭亭立于画卷中央,与花鸟相依。画师技艺高超,将她美目盼兮那般惹人怜爱的模样尽数展露了出来,活灵活现的,倒是惹眼得很。这幅画很快便从山口家传了出去,村里人听闻有这样一副神奇得将人画得出神入化的画作,纷纷登门前来拜访。那本是被山口叔父带回来吃灰的画,就那样逐渐挂在了大堂之中,接受众人流连的目光,...

20 Jul 2017

缓缓

*荒花

*明明才写了没多少已经颓成一条老咸鱼…缓缓两篇上下文更新隔得太久感觉质量降到新低度,泪流满面背上锅。

*其中有几个坑没有交代清楚也许会另开番外(如果有的话→其实是给新坑找理由)………

*更个文居然感觉自己完成了一件非常了不得的事。不捉虫了先去瘫会儿。



鬼使白踏着清晨的雾气匆匆走来,走入屋内时,身上似乎还抖落下了路边捎带的野花上的露珠。


他本是去寻安倍晴明的,却未料此时仍有另一人在场,那大妖生得容貌俊俏,高大的身形给人以一种强烈的压迫感,此刻却是从他...

19 Jul 2017

缓缓

*荒花

*可能还是会回到原定计划的十章……不写大纲系列后果。



花鸟卷第一次见到荒,是在召唤阵中。他的身形高大,妖气若有若无但依旧强大得让人一阵心悸。那样强烈的压迫感终归是大妖居高临下的傲气,彼时他却是虚弱不堪,呈出与平日完全不符的状态,只轻轻地抬了抬眼皮,目光游移地扫过阵前陌生的人与妖们,慢慢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双臂,双唇张合像是要说些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来,最终没有任何征兆地直直往身后倒去。她连忙驱着鸟儿前去扯住他的衣衫,尽量放缓他倒下的速度,以防大脑受到强烈的冲击。


受...

08 Jul 2017

首字母二十六题

*荒花/狗灯/博狼

*首字母二十六题,现代paro。不考虑词性,胡乱选词。

*荒先生和荒太太/青行灯与大天狗初定关系后冷静理性的热恋期/白狼与隔壁家的竹马源博雅。

*缓缓卡了……过几天就回国玩耍了,让我浪一浪

*作者有毒系列。惯例OOC预警。


Airsick 晕机


荒有个不为人知的毛病。


因为晕机,他其实很讨厌坐飞机。但各种事务繁忙使然,机场实际上是荒去往频率最高的场所之一。


此时机上广播已经在用清亮的男声告知乘客即将起飞的消息。


除了身边三两挚友与花鸟卷,没人知...

01 Jul 2017

编发

*荒花

*一块奇怪而饱含OOC的糖。纠结长篇不如先吃一碗平淡短小的狗粮。

*纯脑洞产物。梗源自好几天前我才发现傻荒是有辫子的……觉醒皮设定。


晨安。


察觉到身后传来的动静,他放下理着衣襟的双手,转身望向床榻上半梦半醒间睁着眼的爱人——似乎是被自己不小心弄出来的杂音扰了清梦,不知何时起便悄然转醒,此时正安静地伏在床头看着自己。于是他走过去微微俯下身,轻轻朝她脸上落下一吻,嘴上说着。


她回以一个迷迷糊糊的笑,整个人似乎还困在倦意中不甚清醒。


吵到你了?


是我...

26 Jun 2017

缓缓

*荒花(荒/花鸟卷)

*OOC及私设有。捉虫颓废。

*突如其来的荒碗和130抽坠机的绝望打乱了我所有计划。

*发现内容放同一章有点怪决定分成七和八,虽然分开来之后就可能每一章都看起来很短 /doge



“噢?这就是你的梦。”


初春依旧有些天寒,踞于池上的凉亭更是容易感受到风吹水面后袭来的几分寒意。阴阳师常年体弱,此时与大妖于亭中对坐,正听完他的一番长叙,突然间吹来一阵风,让人有些瑟抖,于是不由得紧了紧身上的袍子。待风吹过,那白皙修长而好看得胜过女子...

25 Jun 2017
1 2